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出乎意料
    黄烁以己度人,在他看来,这些手下既没有高明的功法,也没有资源辅助,哪怕有点资质,实力应该也有限。

    但当这些人外露的皮肤上浮现出条纹状的虎斑,当一股混合着暴虐与野性的气势从他们体内冒出。这些人展现出来的力量与速度,可丝毫不比那些武林高手弱。

    这是...白虎星力的作用?

    黄烁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些人的变化。搞什么?自己作为祭祀的主体,接纳的星力是大头,怎么就没有这么明显的变化。那些力量被狗吃了么?

    不过很快也就释然了,这股力量明显属于外力,非修行之道。而且搞鬼的无外乎就是灵魂里那几个东西,肉烂在锅里,早晚等我能控制了,都得给我吐出来。

    同时他也明白这些人是怎么活下来的了。虹果果明显熟悉白虎星力,应该是察觉了这些人的异状,就是不知道是给自己面子,还是她自己要研究,才只把人囚禁起来。

    以浅薄的内力推动特殊的力量体系,这些手下发挥出来的战力已经够得上中级场的一般玩家水准了。很轻松就剿灭了那些斥候。而其在丛林里,他们似乎还有加成,行动间就像野兽般,极为适应这种复杂环境。

    只是...战斗方式让黄烁眉头大皱。怎么这般的...凶悍。

    这些人的战斗,与其说是像虎,还不如说是像狼。配合默契,不惧生死,甚至是主动搏命,以伤换伤来提高杀敌效率。出手间多少有点章法,但更多的是些本能的下三滥手段。抠眼,踢挡,怎么有效怎么来。

    黄烁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所以也不好评判他们的手段。只是他知道,这些人以后不能轻易放出去了。

    他本来是觉得自己在帝都人手不足,领这些人回去,起码忠心可嘉,一些自己忙不过来,或者不方便出面的事,可以多几个使唤人。但现在看来,没戏了。这样的力量,这样的风格太显眼了,太容易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三组斥候都是五人的小组,但转瞬间就只有一个活口了。那些手下一旦动手,状若疯魔,至死方休,根本没有留手的概念。只有那个领头的,似乎还保留了一些理智,强行控制住杀意,留下了一个活口,提到了黄烁面前。

    黄烁深深看了这人一眼,没记错的话,这人姓庄,没有大名,一般称呼五哥,或者老狗。狗剩这等乳名,实在是太常见了。

    “老五啊,你还没个大名吧?我给你起一个好了,毕竟也是号人物了。嗯...建业吧,庄建业。”

    黄烁还是挺看重此人的,其他几人明显已经被力量所控,只有此人意志之坚韧,能硬生生压住力量带来的本能冲动。这就比较有前途了。

    “多谢坛主赐名。这俘虏怎么处理?”

    庄建业虽然眼中明显闪动着激动的神色,但多少还能喜怒不形于色,控制着情绪没有爆发。

    黄烁接过俘虏,也懒得拷问这么粗俗,直接就发动了离魂咒读取记忆。他现在最担心的是这些斥候带着信鸽一类的通讯手段,把自己暴露了。

    片刻后,黄烁的神情有些诡异,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走,跟我来。今夜要见血了。”

    探查了记忆,让黄烁没想到的这些斥候虽然确有官方身份,但并不是他担心的朝廷军队或者六扇门探子。这些人的来历,多少还真和黄烁有点关系,汉王府的私兵。

    这位汉王殿下,所图不小啊。竟然在荒僻山谷,招募江湖匪类,绿林败类,拉起了一支近千人的私军。这点人放在正面战场不算什么,但作为奇兵,在一些特殊的节点,还真大有可为。

    黄烁他们也是倒霉,偏离大路后,一不小心就直接一头撞进了这支奇兵外围的监视圈中。这荒山野岭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样扯淡的孽缘。

    一开始,他并不想搭理这帮人。既然是军队的事,那就留给虹果果就好,黄烁相信在她那,这点奇兵完全不够塞牙的。

    但在这个斥候的记忆中,却让黄烁发现了一件感兴趣的东西。

    一对兵符,白虎兵符。

    当朝堂稳定之时,私兵是很难存在的。兵虽好弄,但实力难养。朝堂控制了皇朝气运,现在的军队实力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朝堂赋予的正规番号。有了番号,就能享受皇朝气运的加持,实力提升就容易得多。

    但是私兵没有番号,想要提升实力,就只能用江湖手段。修炼起来不但需要合适的功法,更需要大量资源。最关键还是慢,哪怕是些邪道功法,往往也需要数年才能成材,而且很受资质所限。这和军队把士卒当做消耗品,需要快速补充显然是冲突的。

    这位汉王显然是得了高人指点,寻来了一对前朝正经的兵家虎符,以自身亲王气运为引,暗中为这支私军定下了番号。

    这就不得不提一下兵家。虽同为百家之一,但兵家的地位一向特殊,也和皇权深深的绑在了一起。但兵家是彻头彻尾的暴力存在,皇权对其即倚重,也提防。后来就衍生出了兵符制度。

    一对兵符,皇帝掌管一半,将领掌管一半,两符相合,才能引动皇朝气运,激发军队实力。

    但即便如此,兵家的强悍,依旧不时的影响着皇权。直到大宋一朝,赵匡胤这位兵家出身的皇帝,杯酒释兵权。彻底在兵家最辉煌的时刻斩断了生机。就像阴癸派培养出女帝,达到了巅峰,却也迎来了没落一样。内部的刀子才是最要命的。皇权压了兵家上千年,最后兵家成功上位,却也断了传承。

    这一对白虎兵符,虽是前朝之物,但基本功能还在。经高人手段,加上汉王本身的亲王气运,却也能偷出一些皇朝气运培养私兵。

    黄烁没来由的,就觉得这对兵符和他有缘。虽然想不通,但就冲白虎之名,也不好错过了。

    黄烁直接领人向着反方向走去。离天黑还有段时间,先吃饱喝足休息休息再说。那毕竟是个守备森严的军营,直接过去就是送菜了。

    还下药,利用野兽?黄烁有点犹豫。相同的手法用的多了,早晚会被人察觉问题。他并不敢小看天下人。唐赛儿的话还在耳边,勾陈星动不是没人注意,反而是牵扯太大,外松内紧罢了。草原上大片狼群的的消失,相信某些人已经看在了眼里。如果这里再发生类似的事,势必被人关联起来。

    而且这次偷东西为主,又不像上次歼灭为主。没必要声势搞的那么大。

    冰鉴离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