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好忽悠
    对一个传承而言,功法是根本法,招式只是术。

    单纯的《燎原百击》,没有心法的支持,缺少闪寸心这样的核心力量,缺少一些关键的真气技巧,也就不过是一套漏洞百出的枪法罢了。戚长征这么做,倒也丝毫无愧于心。不得不说,老江湖自有老江湖的油滑。虽然重义重诺,但也不介意变通。

    他们现在有求于黄烁,总要拿出点东西来作为交换。身为一个老江湖,戚长征这一点江湖的老辣岂是年轻人能比的。包括提点黄烁的那几句,也是在不坏规矩的前提下,先给点甜头,堵住黄烁的嘴。这样接下来的一些过分要求,黄烁就算不愿,也不好意思拒绝。

    惠而不费,既不坏规矩,不破承诺,又直击黄烁最需要的部分。用最小的代价,换取对方最大的感激,重点还是那份眼力啊。

    黄烁一脸上了套的无奈,却只能心满意足的跟着进了屋。

    “朝廷现在的态度有些诡异,尤其是三天前,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态度大变,强横至极。谈判完全陷入了僵局,我已经看不到希望了。”

    刚一坐下,戚长征就灌了口酒,直奔主题。

    黄烁愣了愣,这个时间点,可就有些尴尬了。莫非又是自己的锅?脸上不动声色,赶紧陪着喝了一杯,掩饰心中的揪动。

    “说说你家那个婆娘吧。我的情报渠道得到的那些消息...听起来可有点,啧!扯淡。”

    说唐赛儿?不对,更准确说是虹果果。说什么?黄烁对她了解的也不多。不过显然不说点什么干货,今天这一关也过不去。

    心念电转,快速组织着语言。

    “那个...您对西边藏传佛教的灵童转世了解么?”

    “哦,神念传承,听鹰缘活佛提及过。”

    “具体的我也说不准,现在的唐赛儿,似乎已经不是我媳妇,原来的那个唐赛儿了。”

    戚长征眼神转冷。

    “你不会也要告诉我那个石匣得宝的故事吧?都是教内同袍,这点手段我还是了解的。”

    神话故事只能忽悠愚民,戚长征这样本身高手,又了解白莲教的老江湖,才不会相信能有奇遇那么简单就得到力量。他就认识一个奇遇连连的货,但韩柏哪怕进步的再快,也是有着一个清晰的提升过程的,也是吃尽苦头的。

    黄烁又不可能说玩家的事,只能尽量的忽悠下去了。

    “石匣确实是真事,只是不是现在才得到。现在拿出来,确实是为了稳定军心,增进信徒的信念。数年前,我们夫妇发现了一处墓穴。但在里边到底经历了什么,我却一点记忆没有。只知道我们夫妻进去探查,好像有个什么考验,我没通过。等我再有记忆的时候就已经出了墓穴。”

    黄烁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然后,她就抱着那个石匣,眼神中全是冰冷与陌生。只和我说了一句,我没通过考验。从那时开始,我就病魔缠身,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再后来,我应该是死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又活了。实话实说,我到现在也是一头的雾水。只是活过来后,实力的提升好像容易了...”

    戚长征审视的盯着黄烁。这话他撑破天信一半。但也不能完全不信,江湖上各种各样的奇遇多了去了,多夸张的都有。自己那俩兄弟,一个睡个女人差点睡死,一个坐趟牢,就从小混混变成了武林高手,谁的际遇拿出来,都堪称武林神话了。

    他需要判断,更需要证据。

    “林三兄弟,不是我打听你的底细。我的情报来源显示,你确实死而复生过,你当时的实力也确实有些不堪。内功垃圾,招式...诡异。唯一称的上神异的,就是你自称的罗汉金身了。刚才交手,我也发现了,你的力量强的异常,确实有些上古炼体的影子。但我看你现在真气虽弱,但本质却不凡,你能解释一下来历么?”

    黄烁内心稍稍松了口气。他当初义无反顾的加入式微的邪极道,正是为了更好的融入这个世界,为自己身上一些不合理的存在找一个甩锅的好对象。这不,用上了。

    当即解释了一下自己怎么加入的邪极道,怎么获取的慈航道人传承。尽可能的把一切不合理,都甩给了慈航传承。

    其实黄烁一身力量好解释的多,基础枪法没什么好解释的,就算练到超凡,也不过是一句天资的事。寒霜劲太过普通,也没什么好怀疑的。他身上最大的疑点,只有当初的愿体,现在的法相。只有这一个不好解释来源。

    只是黄烁稍一解释似乎和圣火有关,具体的不清楚,戚长征竟然信了,没再深问。不过想到当初的愿体虽有祭祀的功劳,但底子应该出在莲台。这似乎和白莲教脱不了关系,难怪戚长征就这么信了,似乎真有类似传承。

    真正麻烦的还是唐赛儿。术法也就罢了,实力强悍也就算了,关键是经宋元两朝,被彻底泯灭的兵家再度出现,才是无从解释的存在。黄烁清楚,那十有八九是虹果果个人传承的力量。但是想忽悠圆满确实没可能。所以从一开始就在铺垫,给自己说不清楚找理由。

    “罢了,确实有些神异,这世界隐秘甚多,活得久了也就见怪不怪了。你的情况和当初风行烈被种魔种倒是有几分相似。所以你自己也要小心点,不要以为没事了。这么快的实力提升本就不正常,事出反常必有妖。至于唐赛儿,看来我有必要亲自去一趟,当面做出判断了。怎么样?林三兄弟辛苦一趟,给老戚做个引荐?”

    黄烁脸皮剧烈抽动。他是真的有点怵那位虹果果,所以才放着任务,躲的远远地。但他这次来,也清楚,十有八九要有这一出。

    白莲教,怒蛟帮那可都不是自甘于人下的存在。要是大明盛世也就罢了,可能也就忍了。但出了唐赛儿这个异数,似有大乱之相。这些人又岂会坐得住。

    来的路上就深思熟虑过了。这个忙他是不帮也不行,眼前这个叫戚长征的男人,别看现在一副江湖豪侠的义薄云天样子。但如果自己真不帮忙,怕是拿自己开刀,换取好处也绝不会手软。细数这位的出身,江湖豪侠只能往后排,怒蛟帮本身就是军阀,是黑道。而这位踏足江湖后,得黑榜高手封寒看中,传授左手刀。拜了个义父,更是黑榜上有名的黑道巨擘,毒手乾罗。

    能得众多黑榜高手看中,这位的心怕也是黑的。为了怒蛟帮,为了亲人们的未来,恐怕这位牺牲起外人,绝不会手软。自己招惹上这位,恐怕既是机遇,也是麻烦。

    “走一趟倒也无妨,只是您这边走得开?不怕朝廷动什么心思?”

    戚长征笑着从怀中拿出一张软皮。

    “嘿嘿,贼王特制的人皮面具。反正谈判也陷入了僵局,弄个替身在这里时不时露一面就够了。有罗寒留在这里照应,露不了马脚。怎么?你小子是舍不得魔门大典么?老实说,不为我儿子这点情愫,就冲秦梦瑶的面子,我保她一手不过分吧?”

    这话可就隐隐带上威胁了。

    “看您说的,我加入邪极道也就是混个出身,混个传承。我们小猫两三只的,可没那么大志向。去就去吧,不过先说好,引荐没问题。那婆娘还认不认我这个男人,可就真不好说了。”

    戚长征爽朗大笑。

    “哈哈,女人嘛,是要征服的。不过你小子混的确实惨了点。连自己媳妇都搞不定,也真是够丢人的。实力还在其次,关键是气概。算了,走,路上再慢慢教你。不是和你吹,当年老戚我,在女人这方面,也就韩柏那个牲口压我一头。就连风行烈那个小白脸都不如我。”

    踏着夜色,两人悄然的离开了帝都。

    黄烁也没想到,刚回来,椅子都没焐热,就要再次离开。可惜了现在风云变化的帝都,本来还想借机熟悉一下中土域的顶尖玩家群体。

    只是这戚长征靠谱么?到现在连个任务都没激活。整件事虽然看起来合情合理,但是身为玩家,有着另一套判定标准。没有激活任务,说明不是阵营冲突,就是参与不够。到底问题出哪了?

    冰鉴离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