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泡妞僚机
    一直走出了好远,黄烁都还有些恍惚。

    黄氏所谓的四大奇书,其实《慈航剑典》水分最大,有凑数的嫌疑。《天魔策》则有点以量取胜的意思,包含了《天魔秘》,《道心种魔》等数门神功,集合了两派六道核心传承成一书。数量够多但质量有点含糊。也就是魔门人才辈出,经过后世无数天才的推演,才逐渐符合了奇书的名头。

    而另外两个则是正经的上古奇书,一册《长生诀》,区区两页就造就了两个错过了练武黄金期的武学大师。而《战神图录》更是当之无愧的奇书之首,但凡参悟过的,无论是无上宗师令东来,还是鹰飞都是破碎虚空的顶级存在。恐怕最不堪的也就是韩柏了,但那也是人不争气,与图录无关。

    这样的存在,自己这么简单就接触了?按照游戏的相对公平性,这不是需要极难的任务才有可能么?

    虽然黄烁也清楚,一幅图录转绘和完整的图录是两码事。但就刚才看的一眼,仿佛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提醒他,一定要得到。那种从灵魂深处激发出来的贪婪,让黄烁确信,这图录怕是比自己想象的来头更大。

    不管怎么说,一定要拿下,哪怕...杀人夺宝。

    当然这是最无奈的选择,戚氏父子对他不错,萍水相逢却多有照顾,颇有些江湖侠义之风。对这样的人,但凡有可能,黄烁遵循内心,并不想与之为敌。

    算了,那就按照正常程序来吧。听之前戚罗寒的意思,这似乎是两个少年郎在心仪女孩面前争相讨好的狗屎任务。想想静斋传人的品性,想想风清扬现在的潇洒英俊,未来的出尘风姿,再想想自己堪称负数的泡妞经验,黄烁心底一冷,要不还是动手吧!

    当然了,也就脑子里想想。黄烁虽然自认帮不了戚罗寒泡妞,但想想静斋传人的性格,估计这俩谁都没戏。比烂而已,他做不到帮戚罗寒出彩,难道还做不到让风清扬丢脸么?反正需要的只是短时间内的战术胜利,至于以后...爱谁谁吧。

    等黄烁跟着戚罗寒七拐八拐,来到紫禁城外一处豪华的庭院时,心中那个动手的念头再次冒了出来。他发觉自己还是小看了静斋传人在江湖上的地位。

    诚然,慈航静斋并不被江湖各派喜欢,太喜欢政治,太喜欢标榜自己,太喜欢代表正道。但静斋的弟子还是受欢迎的,那句话咋说的?三观跟着五官走。美女,高手,传承,正义,等等这些词汇聚在一起,对男人们的吸引还是恐怖的。能娶这么一位,无论是名望一类的虚名,还是其他实质性的好处,都让无数江湖少侠趋之若鹜。

    就现在,这个庭院内就汇聚了十数位江湖年青一代的青年才俊。这还是离燕京近,短期能赶来的,还有不少在路上。反而黄烁和戚罗寒视为头号大敌的风清扬,在这里一点都不显眼。

    原因很简单,谁让他报的是华山剑派弟子的身份,一个二流剑派在这里是真没台面。而且为了耍帅,平日里的切磋,风清扬坚决用剑而非枪。实力也就显得不是那么突出。

    这其中既有用枪稍显粗鲁,远没用剑帅以外,也不无黄烁的原因。之前的一战,还是给风清扬造成了不小的阴影。自己从小苦练的枪法,丝毫便宜没占到。但而是跟着自己学了几天剑的小弟,明显给黄烁造成的压力更大一些。莫名间更坚定了他弃枪用剑的决心。

    戚罗寒一到,还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的。怒蛟帮虽然更偏向于地方军阀,和正统意义上的江湖有些隔阂。但是架不住出了个浪翻云,一人一剑生生把怒蛟帮推到了武林圣地的地位。江湖无论有什么规矩,最基本,最核心的,还是对强者的崇拜。就像这帮人提起魔门恨的牙痒痒,但绝没一个人说庞斑半句坏话。破碎虚空的强者,已经超出了江湖的范畴,是任何武者仰望的目标。

    浪翻云自身没有真正的传人,所以被他正经指点过的戚长征,在江湖人眼中,就是浪翻云的嫡传。所以戚氏父子行走江湖,到哪里都要被人尊称一句洞庭来客。这个名头甚至比怒蛟帮好用多了。

    就像现在,戚罗寒一出现,就有下人高呼了一声:“洞庭戚氏,戚大公子到!”

    园中瞬间一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大门口。

    戚罗寒仿佛很习惯这种万众瞩目的状况,几乎瞬间人就变了一个样。再没了在老爹和黄烁面前那种愣头愣脑的纨绔气息。腰杆挺得笔直,脸上挂着含蓄而温暖的笑容,眼中神光炯炯,一股少年朝气和侠客英气混合,好一个意气风发的江湖少侠。

    黄烁有点理解戚长征的不甘和怒蛟帮下一代不愿意继续当军阀的念头了。当军阀有什么好的,劳心劳力,还不讨好。有着浪翻云的遗产,他们可以轻易在江湖上获得只有名门大派才有的待遇。享受万众仰慕的目光,这种感觉不要太好。

    本来被众星捧月一般的徐雨霞,见状微笑着携人迎了上来。

    “戚公子前几日就来信要来助拳,果是信人。此番魔门势大,诸位不畏险恶,毅然犯险,果然是江湖英雄本色。”

    戚罗寒羞愧的一叹。

    “抱歉,来晚了。家父赴京另有要事,事关帮中数千老少的身家性命,我不得不在旁辅佐一二。耽误了数日,今日终于偷闲赶来,恕罪,恕罪。我也不废话,先自罚三杯,以示歉意。”

    说着,豪爽的接过下人递上的酒杯,一饮而尽。引来阵阵喝彩之声。

    都是少年儿郎,这些人对所谓的大事感兴趣的不多,多是义气行事。之前戚罗寒说了要来,却迟迟没有出现,就已经惹来了不少非议。这些年轻人才不管你是被老爹看管,还是真有天大要事,只会觉得他怕了,不敢来了。这也是戚罗寒舍了这么大的本,也要拽着黄烁偷跑出来。再不来,他的江湖名望可就毁了。

    自罚了三杯,认了个错,这样直爽的态度也得到了在场少年们的认同。这件事才算翻篇,真正融入了这群人中。

    冰鉴离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