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梦寐以求
    数日后,祥丰号通知黄烁又有任务了。

    当黄烁来到祥丰号,正意掌柜下意识的皱了皱眉,看了黄烁一眼,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变化,却又无法察觉。似乎此人精神头有点过于旺盛了,信心十足的样子。这白痴,不会以为完成了一次小任务,就站稳了脚跟,顺利混进来了吧?六扇门还有着单纯的人?

    “正谦二掌柜,精神头不错,看来这几天休息的不错。正好有个小任务,还是你拿手的,杀人。”

    黄烁面无表情的一伸手。

    正意掌柜递来了一张画像。一个很普通的人,看衣着,似乎是个镖师?

    “西门外,有一趟来京的镖。很好认,一辆镖车一个人。要求人死,可以伪装成劫镖,所带货物你自行处理,算是额外的报酬。”

    “实力,注意事项,目的?”

    黄烁心生疑惑,他虽然没运过镖,不过之前来燕京的路上,没少见过镖队。一个人的镖队本身就不正常,那应该是一个由镖头,镖师,趟子手和一些杂役组成的团队。单人的情况也有,一般都是暗镖,体积小,价值高,一个高手随身带着护送一趟。一个镖师押运一辆镖车,处处透着诡异。

    正意掌柜稍稍犹豫了一下,觉得似乎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就是一趟正常的镖,路上被人劫过一次了,只活下来一个。一个镖局的镖师,实力很一般的,要不也不会派你。给你明说也无妨,就是灭口,有些人不希望这个镖师活着到帝都来乱说。”

    黄烁双眼眯成一条缝,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一个镖队都被杀了,就这一个活下来了,还保住了镖车。正意掌柜,你是要坑我么?剩下这个镖师实力一般?你管这种情况叫一般?”

    正意掌柜笑得很勉强,他能感觉到黄烁身上冒出来的杀气。

    “真的是一般,我们查过了。不过是运气好,被一个路过的江湖侠少救了。你也知道,这事不算罕见,那些养尊处优的侠少侠女,就喜欢管这种闲事。”

    黄烁接过任务,狠狠的瞪了正意掌柜一眼。

    “你最好别骗我,我讨厌失败,更讨厌造成失败的人。”

    等黄烁离开了祥丰号,正意掌柜啐了一口。

    “人菜脾气大,一个丙级任务而已,拽什么?为了栽培你,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个容易的任务,我容易么?赶紧把你身份提起来,等不及看你怎么死了。”

    黄烁出了西城门,沿着大路迎了上去。

    祥丰号的情报怎么说呢,说他准吧,时间倒是正合适。但是要说不准,确实有一辆镖车,一个镖师。但是镖师身边却坐了一个俊俏的少年。黄烁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莫非是那个管闲事的侠少?也许是顺路,也许是责任感,护送一程,似乎也都合理。就是这祥丰号的情报干什么吃的。

    一般镖师也就练点基本功,最多练几招低级的招式,用游戏的级别说也即是卡在初级场和中级场上下的水准。黄烁是很久没遇到这样的低手了,虽然他严格来说明面上也就是这个水准。

    至于侠少他也不在乎,了不得应该就是之前青阳门那位少门主的水准。总不能这种情况还遇到顶级高手吧?应该还不至于暴露了实力。

    大白天当街劫镖,黄烁掏出块手巾,系在脑后,遮住了口鼻。打劫嘛,专业一点,蒙面是常识。

    虽然黄烁不愿意随意杀人,但是这和上次不同,大白天,又是主干道上,来往行人不算少。可以肯定,祥丰号必然有眼线盯着自己。他连一点放水的机会都没有。

    嘴里无声的吹了一声口哨,拉着镖车的役马本来在慢慢悠悠的匀速前进,突然却像受了什么刺激一般,骤然加速。突兀的惯性,让那位镖师身形一时不稳,手忙脚乱的调整着。

    黄烁一跃而起,长枪奔着镖师就去了。一枪解决问题就撤,反正任务没那位少侠的事,没必要平白惹事。

    但是很可惜,世事难料。

    马车的骤然加速似乎对那位少侠完全没有影响,黄烁长枪刺出的时候,那位也拔剑迎了上来。

    只是黄烁不屑的看了一眼那一剑,垃圾,漫无目标,真气涣散,看来高估了。

    那位少侠轻咦了一声,似乎有点难以置信。不过反应很快,抬腿一脚把镖师踢下车,躲过黄烁这一枪,而自己挡在了黄烁身前。

    怎么可能,破枪式竟然找不到破绽?此人的枪法莫非是完美的?

    不对!竟然只是刺,只是基础枪法,太简单了,自然没有弱点。少侠毕竟自身也是枪法大家,只是一瞬间的迷惑,就发现了问题。

    但发现归发现,他还真就拿这套基础枪法没办法。

    《独孤九剑》本身自然很强,但是却是一部上下限差距很大的功法。这是一部站在真气招式体系顶端的剑法,穷尽招式的变化,最终悟出无招胜有招的无上武境。

    但风清扬得此剑法时日尚短,又缺乏基础剑法的基础,本身境界还停留在最低级的招式境界。但是一般对敌,凭借剑法自身的神异,自然能压制绝大部分的招式。

    可惜,黄烁用的就不是招式,而是最基础的,被他练到极致的基础枪法。已经完全贴合他自身的基础枪法,也许威力有限,也许变化有限,没有招式的种种神异,但唯一就是没有破绽。

    不过黄烁哪知道,他就只是觉得这个少侠剑法如此不堪,根本不成套路,似乎一点威胁都没有。

    无奈之下,风清扬收剑入鞘,肩膀一抖,从背后包裹中取出了三节枪身,抬手合为一杆红缨长枪。

    只是他这枪一拿出来,心头骤然一寒。风清扬差点被对手眼中的精光和身上的气势所摄。

    看着对手的那杆自己想象了无数次的长枪,黄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和战意了。

    几乎瞬间他就知道眼前是谁了。他从在这场游戏中发现是《覆雨翻云》的延续后,就一直梦想着面对这杆枪。虽然不是风行烈那个邪灵亲传的垃圾,十分的遗憾。但是风清扬,也还可以。就是稚嫩了一些。

    黄烁的脑子里已经炸了。去其娘之的任务吧,什么六扇门,什么祥丰号,算个屁!

    他现在只想战斗,痛痛快快的和《燎原百击》战上一场。

    “你就是风行烈那个垃圾的儿子?”

    黄烁语气冰冷,杀机四溢,战意高昂。风清扬却面露愤色。

    “没错,我父风行烈,他是天下景仰的英雄!”

    “邪灵厉若海前辈,傲行于世,豪情万丈,我恨不能与其同代。但你那个废物爹学到了什么?除了枪法,邪灵的邪,前辈的傲然豪情可学去一点半点?一辈子堕落于儿女私情的废物,恨不能亲手诛之!还有你,邪灵的枪那一点比不上剑魔的剑了,亵渎神物,该死!”

    说着,一枪刺出。

    这一枪完全超出了黄烁这几天的修炼。压抑已久的高昂战意,心中那一点说不上酸还是恨的愤怒,彻底引爆了这一枪。

    这一枪仿若凭空消失了,只在虚空中留下了一道高速摩擦后的高温形成的炎影和扭曲的空气。

    叮!

    风清扬的长枪精准的点在了黄烁的枪尖。不是他速度够快,而是厉若海所创《燎原心法》中的闪寸心,如火之初起。是对神念的强化,用直觉超越本能直接作出的动作。不止如此,还有其修炼了《独孤九剑》后逐渐养起的剑心。《独孤九剑》同样重意不重招,只有悟得剑心,天下招式自无不可破。两者相加,才有了这神来一枪。

    但是黄烁这一枪不只快,更势大力沉,法相的伟力也被彻底融入了进来。风清扬仓促之间虽然点中了枪尖,但却承受不住这股巨力。

    但风清扬握着枪的手却突然一松,长枪借力从腋下穿过,到了身后。

    右手转左手,长枪再冲左腋下探出,无论力量,还是气势,瞬间就被推到了顶点。

    黄烁眼前一亮,兴奋和战意齐齐涌出。无枪势,厉若海呕心沥血的绝世奇招,既有太极借力打力的效果,更是借着长枪在背后的换手,把精气神凝入一枪的杀招。

    书中看的,和想象中的,哪有亲自面对来的过瘾。

    不过,借我的力,你能控制得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