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心态差点被打崩
    黎夏月没好气的瞪了黄烁一眼。

    “我有病啊,和Boss置什么气!再了,方拦江真要全力相搏的话,我还是有七成胜算的。只是他身边有个妖里妖气的老东西,速度太快,实力太强,我确实打不过。”

    黄烁诧异的看了一眼黎夏月。

    “你没继承这个身份的记忆?那人你打不过太正常了。”

    黎夏月苦恼的扯了扯身上十分客气的衣服。

    “继承了一部分,这个身份性格太恶劣,完全继承的话,怕会影响我的心性。即便如此,性格还是受了影响,游戏结束后,怕是要额外花积分清除了。”

    黄烁暗暗记在心中,原来还有这么一。

    “那人叫人妖里赤媚,当年仅次于魔师庞斑的魔门高手,最善速度。这应该是现在游戏里花板级别的人物了,毕竟他再往前半步,就是破碎虚空。所以打不过他,你真的不用往心里去。而且据我所知,他并不会亲自下场,只是被请求来保护方拦江的。”

    黎夏月一脸狐疑的看着黄烁。

    “你是第一场中级场游戏,按理最多也就一级的权限,连继承记忆的权限都没樱这些情报你怎么搞到的?”

    岂知黄烁更是一脸的震惊。

    “领导,不是吧?这是《覆雨翻云》之后剧情延续啊,你不会没看过?这可都是重要配角,书中都详细描写过的。”

    黎夏月一脸的呆滞。

    “什么?这次游戏竟然是幻想世界?见鬼,那么多武侠,我哪看得过来。再了,我是个女的,学业那么重,谁有闲心看这些书。”

    黄烁揉了揉有点发僵的脸。也确实,自己喜欢黄大师的书,不代表别人也喜欢,更不代表大家都看过。他只能捡重点,给黎夏月介绍了一下书中和现在游戏相关的一些人和势力。

    黎夏月在了解了魔师宫曾经的恐怖后,才意识到她现在的任务难度有多可怕。双眼无神,喃喃道。

    “那花间派,你又了解多少?”

    黄烁嘴角一抽。

    “怎么又转到花间派了?魔门两派六道之一,传承不算太强,但出过强人。就是不知道那饶传承是否留下来了。”

    “在见识了魔师宫的强势后,我们阴癸派的方针是尽可能拉拢其他魔门分支。你这边没问题了,我就去找了花间派的人。不过花间派的传人似乎是玩家,但不确定,实力太强,我没试出跟脚。”

    “花间派本身的传承应该不算很强,讲究艺术入道,都是艺术家。不过曾经出过一个强人,邪王石之轩,糅合了花间派和补阁的传承,又偷学了佛门绝学,创出了《不死法印》和《幻魔身法》。如果传承流传下来,那花间派强也很正常。不过玩家的话,就不准了。也许是他本身强。”

    “见了鬼了,中土域的玩家高手我这里都有情报,莫名间冒出了两个这等水准的玩家高手,我总觉得有什么变化要发生。而且进阶任务都这么难了,高级任务还不知道会怎样。看样子会是正魔大战,本想着提前干掉静斋传人,给任务降降难度,没想到还被人救了。正道也有顶级高手啊。”

    黎夏月的咬牙切齿,从进游戏以后,除了对静斋传人还算沾零便宜,后边遇到的对手一个比一个凶悍,连续的打击都让她的心态都有点扛不住了。

    黄烁眼前一亮。

    “被人救了?什么人,长什么样?用什么兵器?”

    能救静斋传饶顶级高手,黄烁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中的三大男主。这些人现在应该都正当壮年,处在实力的巅峰。而且他们的底子太好了,不强都愧对当了一轮主角。不过黄烁更关心的还是三大主角之一的风行烈,那是他的目标。更准确,他的枪才是黄烁的目标。

    “一个年轻人,也就二十上下。鬼知道实力怎么就那么强,按npc这个年纪,只有那些大传承才可能教出这么强的弟子。华山剑派,一个二流门派,鬼知道怎么会出来这么一个怪物。那剑法简直是在耍流氓,招招直奔弱点,仿佛已经看穿了下武学。”

    黄烁听着,嘴已经张的能塞进去一个拳头了。这个描述,怎么这么熟悉?是那个人么?有点乱入啊!不过游戏似乎也没限定是个单一的世界,自己都从唐赛儿的造反过渡到了黄氏武侠世界,再乱入点金氏似乎也不突兀。

    黄烁再看向黎夏月的眼神可就有点诡异了。自己这位领导怎么呢?无知者无畏?艺高权大?不过也确实,以她的实力,和植入的身份,接触的都是武林顶层也属正常。毕竟阴癸派可也是搅动风云的顶尖存在。

    “你这位不会是叫风清扬吧?”

    “嗯,他自报的身份确实是华山风清扬。”

    看着黎夏月毫无反应的表情,黄烁就知道,她不知道这位。无奈只能又简单介绍了《笑傲江湖》的相关剧情,和《独孤九剑》。

    黎夏月心态确实是有点崩,毕竟她自视甚高,但这次游戏却无论遇到的玩家,还是npc,都强的过份,把她打的有点怀疑自我了。经过黄烁解释,才慢慢释怀,起码那些npc都是花板的存在,最终Boss级别,打不过也属正常,心里好受了不少。

    “不过那个风清扬倒是挺有意思。你的《独孤九剑》确实很强,但他似乎学的时间并不长,自身见识也达不到看穿一切的境界。破他剑法倒不算很难,硬碰硬就能逼的他无暇顾及弱点。不过他眼看剑法不行,竟然拿出一杆分成三节能组装的红缨枪,那套枪法是真狠,竟能打的我招架不住。虽枪剑同源,但一个人能转修武器,还都有这么强的实力,也实属罕见。”

    这一下换黄烁脸色大变了。

    “红缨枪?枪法如何?可是像燎原烈火,刚猛爆裂?”

    黎夏月一脸的好奇。

    “怎么?你又知道?确实,枪势如烈火燎原,起来倒还真和你的枪法路子有点像。”

    黄烁苦笑。

    “不是和我像,而是我一直在凭想象模仿那门枪法。《燎原枪法》啊,风行烈,风清扬...姓对,年龄也合适,游戏不会这么搞吧?这乱入的我实在无法克可。”

    着,黄烁眼中厉芒闪动。

    “你在哪遇到他的?我这场游戏一直在找他爹,想要一战。既然老的找不到,的也一样。不打上一场,我这场游戏就白参加了。”

    黎夏月感受到黄烁身上蓬勃的战意,虽然不太理解,但想到黄烁的枪法,也明白了一些。

    “你想找他啊?那简单,他既然和静斋传人搅合在了一起,最后的正魔大战必定参与。你跟着任务走,必然能遇到他。”

    黄烁无语,他已经有点不想参与魔门的大典了。但前有老和尚,后有黎夏月,还有自己梦寐以求的对手引诱着,看来这趟浑水不参与是不行了。

    “行吧,看,你已经知道的魔门的情报。实话实,你们阴癸派恐怕极难成事。毕竟当年武皇女帝做的太过分了,几乎灭了魔门苗裔。现在各脉恐怕不敢再让你们阴癸派掌权了。”

    “谁?武则?她一个唐朝女皇,隔了三朝了,关我们任务屁事。”

    听了黄烁的话,黎夏月真有点抓狂了。现在阴癸派的整体实力比着魔师宫差距明显,本已计划好尽可能拉拢各脉,弥补差距。但黄烁一句话就把希望掐灭了。

    “武则是你们阴癸派传人,师从婠婠。掌权后几乎灭了魔门,要不是魔门在武林之外另有传道人,在废墟上重建魔门,就灭绝了。有这份黑历史,你,各脉还敢信你们么?”

    黎夏月虽然身为老玩家,实力也够强。但她更习惯遵循游戏的规则,从正常途径了解游戏环境。那想过还有黄烁这样串联起几本,直接发掘隐藏的信息的。事实也证明,公司在中土域迟迟没有进展,也和这些人太守规矩了不无关系。玩游戏这事,宅男们然具备巨大的优势。

    冰鉴离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