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行走江湖起步难
    如果只是历史的大明朝,黄烁可能兴趣真不大。他对大明朝的了解除了历史书上那点内容,也就是从他那个珍藏的小收音机里听的单田芳老爷子的《大明英烈》了。

    但这是一个和《覆雨翻云》息息相关的世界,那对于深爱这本小说的黄烁来说,可就太精彩了。

    传奇般的拦江岛,一切的开始怒蛟帮,厉若海死战庞斑之地,有太多值得一访的地方。而且当年书中的很多人现在都还活着,当年稚嫩的主角们现在应该都是正当壮年。虽然那些主角黄烁都不喜欢,而喜欢的人基本都离开了。

    但是却有一个很重要的人应该还活着,只是怕不好找。

    风行烈,小说三大主角之一,也是黄烁最不喜欢的一个主角,但他手里却有黄烁最想要的东西,《燎原百击》。这一套厉若海一生枪法的大成之作。

    黄烁现在还没开启过个人传承任务,对游戏里获取传承的方式还不算清楚。不过既然要通过信物开启个人任务,怕是直接从正常游戏内,从npc手中获取传承应该是受限制的,否则游戏也没必要多此一举。

    所以黄烁也没妄想直接获取《燎原百击》的秘籍传承。但他有一个优势,他是纯粹枪法突破极限的,对基础枪法的认知根基极为牢固。他有信心只要有和风行烈交手的机会,偷师也能学个三四成,让基础枪法更进一步。

    他之前和魔门勾勾搭搭,就是存了哪怕混不进魔门,就算交易,也许能借助魔门的情报网络,探查到风行烈的行踪。

    主意是打定了,但最现实的问题来了。这毕竟不是在现世,想去哪里地图一查,车票一订,说走就走。

    黄烁面临着两个无法回避的问题,第一他不认路,更不知道小说中的那些地点具体又在哪里。第二更麻烦,他没路引。

    大明一朝可以算得上户籍政策最严厉的了,恨不得把所有人都按在原地,不乱动也就不会乱。黄烁现在就是个黑户,别说他林三的身份没有路引,有也不敢用啊。他现在可是挂着天下第一号反贼的名头呢。

    现在白天还没问题,要是晚上想进城住店一类的,问题就显现出来了。

    反倒是一般人在外,钱这个最大的问题,对黄烁来说反而不是问题了。怎么说也是连下三城的大反贼,破城以后粮食肯定要管理起来。铜钱一类沉重体积大的,干脆就散了出去。而一些金银玉器之类小巧轻便的都被他塞进了自己的储物空间。

    所以怎么搞到身份,顺利融入这个世界成了当前的一大难题。不过黄烁倒是不太担心被人认出来,除了方拦江那一伙人,这人生地不熟的,怕是真没人认识他。这又不是后世照片满天飞的网络时代,就算有画像怕事都没用。

    黄烁就这么信马由缰的走着,脑子里飞速的盘算着。突然,前面很是热闹,不同于那些商队的沉默低调,惊醒了神游天外的黄烁。

    抬眼望去,一支车队虽然有不少青壮护持,但是听声音,车中却都是女眷。现在的社会,经过大宋理学的洗礼,可是保守的多。这么多女眷外出,实属罕见。

    黄烁稍稍靠近,但距离控制着没引起那些护卫的注意。凭借修炼后强化了的听觉,断断续续的偷听着车上的对话。渐渐拼凑了个大概,原来这是一家官宦人家的家眷,去大明寺烧香还愿,为刚出生的小少爷祈福。

    寺庙?

    突然间,黄烁有了主意。

    这大明朝可能是朱重八在皇觉寺出家的经历,对佛门很是照顾。到了朱棣,身边更有僧道衍这样的僧人作为军师,助其上位。所以对佛门也是很好。

    黄烁自觉之前为了熟悉白莲教,也是熟读了几部流传的经书,大小算个净土宗的传人。如果装扮成和尚,应该行动会更容易一些。反正作为一个现代人,剃光头这事对他来说没有压力。

    不过大明寺就算了,一看这架势就是大寺庙。黄烁开始不停的向过往行商打听,附近那里有那种破败的寺庙。

    当和尚可不是剃个光头,穿一身行头就行的。正规的和尚是有度牒,有僧籍的。黄烁想的很简单,找个那种一两个人的小庙,李代桃僵,偷个身份。似乎小说中很多主角都是这么开始的。

    还别说,多番打听,还真打听出来一个合适的目标。据说西边十几里的小山上,有座小庙,香火不盛,只有一老一少两个和尚勉强维持。名字倒是响亮,观音禅院,也不知道有没有黑熊,苍狼。

    有了目标,黄烁也不耽搁,毕竟天黑前要找个落脚地。否则露宿荒郊野外,变故太多。

    十几里虽然都是山路土路的小道,但对于黄烁现在这批良驹而言,实在不是问题。黄烁越骑越喜欢,好的战马到底不一样。就是可惜驯养的还是不够专业,待红云长成,必然远胜这一匹。不过作为过渡,倒也真是够好了。

    有人指路,黄烁还是很轻松的就找上了观音禅院。到了附近,犹豫了一下。这寺院虽然冷冷清清,但规模可和黄烁想的小破庙相去甚远。

    偌大一片山头,林林总总起码数十间房,虽然都已很破旧。不过确实没什么烟火,只看周边的道路就知道。大寺大庙必先修路,方便善男信女上门。

    黄烁翻身下马,牵着走到正门。大门紧闭,但倒是能看出有人时常进出的痕迹,确定有人常驻。

    轻叩寺门,不多时一个清秀干净的年轻和尚拉开了一条门缝。

    “南无阿弥陀佛,施主所为何事?”

    黄烁脸露微笑,刻意有点赶路的疲倦。

    “小师父好,赶路人一时走了岔路,眼看天色将晚。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在贵寺歇歇脚。”

    和尚扫了一眼黄烁的打扮和身后的战马,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

    “抱歉了,施主。禅院年久失修,多是危房,实在不便留客。看您马匹健壮,此去向南不出五里就有小镇,您紧赶一步,足矣天黑前赶到。”

    黄烁本还想再辩解几句,突然改了主意,认真的打听了一下路线,就道谢离开了。

    足足走出里许,才停下,长舒口气。

    那个和尚刚才竟然想动手,和之前刺客一样,刚才的一瞬间黄烁本能的生出感应。有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