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高层次的对决
    黑暗中又冒出来了十几个人影,好一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此潜心埋伏,显然是没打算让这些东厂太监生离。

    黄烁面上无喜无悲,既没有绝处逢生的喜悦,也没有被利用的愤怒,甚至身上被烧赡刺痛似乎都没放在心上。眼神有些呆滞,他是真被惊到了。刚才的一瞬间,他是真感觉眼前有一个太阳。那样的耀眼,那样的炽烈。这样的武学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颠覆了他的三观。

    毕竟是现代人,毕竟是个大学生,哪怕接受能力再强,心底的基础世界观也还是科学的。初级场的武学,哪怕是看起来更玄乎的术法,黄烁都还能接受。毕竟那一招一式,还算能压得住牛顿的棺材板。了不得也就是某种未知的能量表现形式罢了,起码还算能服自己。

    但刚才的力量,因为战意的存在,也因为内功虽然还没七级,但好歹也六级了,他已经有资格察觉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了。

    那是精神力,和招式,和真气完美结合的精神力,已经有了临时轻微改变现实的能力。

    原来是这样啊!

    黄烁自己有招式,虽然只是两招残眨他这次之所以不先补足招式,就是因为觉得那招式不值得。自从枪法突破七级后,他就有感觉,自己会的那两招,残云断雨自己完全可以利用断魂九连环加基础枪法模拟出来,甚至威力还要更胜几分。而另一招漫黄沙,更是威力差的他很久都没用了。

    一直以来,黄烁都以为,这是因为一套枪法里会有很多招式,这招黄沙漫偏防御辅助,所以才威力不足。这应该只是分工不同造成的。

    但是通过和林氏父子的交手,通过刚才的感悟,他明白了。不是招式弱,而是尚缺乏核心的力量罢了。看来真要找一个npc传承加入,来获取这些基础的常识了。

    加入npc传承是需要相关信物和任务的。之前大叔抽到的《药王随笔》和家伙的道袍都是这类信物。

    这样的信物其实黄烁也有,上一场刚抽到的九冥冰晶。按,身携九冥冰晶,又练的是已经补足的《寒霜劲》。黄烁这一场游戏的植入身份本应是更容易接触到相关传承的人物。

    但可惜,一方面是他这白莲教的印记太过明确,另一方面则是这九冥冰晶并不是正常的传承信物。正常的传承信物最大的好处就是开启个人任务,独自突破中级场的限制,回到信物相应的朝代。但黄烁这个信物,却只是有几率获取特殊传承,却并没有开启个人任务的能力。

    当然了,信物其实只是最正统的传承获取方式。其他手段也不是没有,例如上一场黄烁获取的那个金钟罩的体验佛引,就也是一种另类的获取传承的方式。

    但相比于那些,黄烁其实本身就自带一个另类的信物,就是那个莲台。为什么他每次游戏都是白莲教的身份,这是这个莲台类似信物的能力在作祟。如果有机会的话,黄烁是很有可能在这个游戏世界获取到一些白莲教的真正传承的。

    只不过难度不,他虽然是个坛主。但这个坛主,和他现在每个村镇建立的分坛也没什么太大区别,白了就是白莲教最底层的领导罢了,而且还有很大可能是自封的。毕竟现在这个时间节点,红巾军出身的朱元璋反手就把白莲教坑了一把,翻脸无情,直接作为邪教镇压了。

    这一把坑的有点狠,毕竟朱元璋不同于原本那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镇压的不疼不痒。内部出了叛徒,这太要命了,招招直奔核心。以至于现在的白莲教支离破碎,传承怕是早就不剩什么了。也无怪乎后来逐渐发展成了愚民的真正邪教。

    黄烁想要在支离破碎的白莲教中获取传承,难度可着实不。

    不过似乎也不是全无机会,黄烁费力的睁眼,看着身前和郑祥战在一处的方拦江。魔门,似乎也是个不错的去处。

    虽然魔门的名头不好,但自己都干过邪教,造过反的人了,难道还能对所谓的正道白道门派有什么幻想么?

    不过...没信物,能混进去么?

    场中这时战斗正酣。

    相比而言,方拦江的魔道传承自然比郑和东拼西凑独自弄出来的《葵花宝典》更加全面和高深。但是武功是死的,还要看什么人用。如果是魔师庞斑还在世,那自然是横扫下。但他的弟子方夜羽无论在才情还是气度上,都差了一截。在那个群星璀璨的岁月,被那几个主角光环的人给压的死死的,只能退守草原,结婚生子,断了争霸之念。

    这方拦江自幼便得到了最好的教育,最好的资源。其本身资也绝不弱。不过二十岁的年纪,实力已在其父当年同岁时之上了。因为他背负的更多,不想他父亲,当年有个无敌于下的师父,手中有着无上的权力,分心太多,以至于武道修为受了影响。

    但郑祥又岂是弱者,随在朱棣身边南征北战,出生入死。能得朱棣信任,能被赐郑姓,成为郑和的义子,那也都是拼杀出来的功劳换的。能成为东厂厂公,武功,智谋,信任,能力缺一不可。

    这两饶战斗,一定程度也代表了这个时代战力的上层水准了,和顶层的少数人也不过一线之隔。

    黄烁全神贯注的死死盯着两饶战斗,反正也没人搭理他了。能不能混进魔门不好,先把眼前的好处得了。这样的战斗可不多见。

    郑祥的刀法也不全是之前那样酷烈炽热,刀法完全模拟了太阳的轨迹,既有朝阳的生机,也有午时烈日的酷烈,更有傍晚夕阳的死寂。

    而方拦江手握双戟,却没用什么招式,反而和黄烁类似,就是一手熟练到极致的基础戟法,不过在黄烁眼中,却并未突破极限。

    但这并不是他的实力不行,而是他魔门的手段早已脱离了被招式限制的掣肘。方拦江的核心功法能看出来的有两样,一个就是刚才救黄烁时展露出来的魔场,一种近乎操控重力的立场手段。在他身周似乎围绕着一圈无形的力场,在力场内力量只是被他玩弄的道具罢了。

    另一种则是浑身泛起的紫色,似乎是一种炼体功法,为其提供了恐怖的力量。恐怖到哪怕是基础戟法,郑祥也不敢轻易和其对拼。无论什么力量,一旦量变引起了质变,都是恐怖的存在。

    两种力量一攻一守,配合的极为紧密,显然是魔门千锤百炼留存下来的传承,远不是黄烁这样东拼西凑的战斗体系可以比拟的。

    冰鉴离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