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钓鱼
    郑祥一直在尝试压榨黄烁,逼迫他露出深藏的传常从而确定其背后的存在。

    他相信,当生命到了生死的边缘,有些东西是藏不住的。

    但是这个林三,无论怎么压,都是这么一套粗鄙的基础枪法翻来覆去。但是这发挥出来的战力,明明远超基础枪法应有的威力。这就明对手肯定是隐藏了一套顶级的枪法,硬是用基础枪法来掩饰。

    所以他不停的加码,不断的试探黄烁的底限,就是要把被藏起来的枪法逼出来。

    可惜,这不是外功当道的大清,郑祥很难想象到真有人就是凭借基础枪法,突破的极限。这和实力无关,完全就是见识的错位。

    大明朝毕竟是正统,建国之初多得江湖武林的支持,武当三丰道人生死依旧是迷,慈航静斋连续两代传人行走江湖,拦江岛一战至今在江湖传颂。这个时期还是真气招式体系最后的辉煌,郑祥这种正经传承出身的人,很难想象会有后来那种外功为主的破落时代。

    虽然自大宋岳武穆之后,兵家隐退,断了传常现在军中这种外功突破的人其实已经不少了,但在他们这些高手眼力,不过是粗鄙的丘八罢了,哪会在意。

    要这郑祥的传承颇为不凡,传自他的义父,三宝太监郑和,就连这郑姓都是朱棣亲赐的。

    这郑和,少有机缘,所学颇杂。其实经过大元一朝,崖山一战后,中原武林传承就凋零的厉害。很多传承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传承,被摧毁。不过以此为机缘,也有不少门派吸纳各方残破传承,再创新高,重组了新一轮的江湖格局。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武当和全真这两个道家的宗门了。

    郑和也是,在获取了不少残破传承后,凭借自身的资,融会贯通后,汇总成了一套自身独有的武学传常也让东厂获得了立身之本。

    郑和功法的核心是一部残破的《换日真经》。这《换日真经》出自隋唐时期的一位奇人,霸刀岳山。但却是岳山换自竺,是一门正经的佛门神功。其中换日二字直指功法核心,讲究以自身换大日如来佛体。以五气,三脉,七轮为核心,迥异于中土传承的一门炼体功法。

    但因为功法残破不全,不得已融入了不少其他功法,却也都不是中土传常既有从经商的阿拉伯人那里获得的异域传承,也有在和元蒙战争中缴获的密宗功法。

    最终把这些残破传承融为一体,独创了一门顶级的传常因为是以《换日真经》为核心,所有的传承都围绕大日展开,所以取向阳之意,名曰葵花。

    只是郑和很的时候就在战争中被蓝玉所俘,作为战俘被充入宫中,成了宦官。后来又经蓝玉之手,被调到燕王府服役,才得遇明主,开始了传奇的一生。

    不过他创立功法之初,就已是残缺之人。所以这部功法孤阳独生,酷烈无比,一般人根本无法修炼。所以才有了那句欲练神功,挥刀自宫的名句。至于后来人又怎么把这部神功练的阴柔无比的,就不得而知了。

    郑祥作为郑和义子,朱棣身边最受信任宦官,自然得了真传。

    其实黄烁现在缺的是什么,他是见识过的,甚至还不止一次。但当初他实力太弱,根本没资格接触。他的上司黎夏月展示过,吕四娘,大喇嘛,这些武道高手战斗时,都使用过,只是他那时候看不懂罢了。

    武道意志,武道修行练气还神后,对自身庞大精神力的一种利用方式。

    曾经修行只有一途,无知者曰修仙,有识者称修真,自称练气士。

    练气者,上修神念,下补精元,采地之气,补自身之缺,去秽存真,是为修真。

    那时没有法武之分,修真只是过程,求的都是一个道字。

    但地元气潮汐波动,元气充盈时,自能求道。白了,就是那年月修炼容易,就像普通人吃饱喝足了,衣食无忧,就开始精神追求一样。

    当元气渐渐不足,修炼本身成了一件难事。修行者自然也就收心,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了如何更高效的利用有限的元气来修炼上。一改原本粗狂的修炼,逐渐的精细化,也就成了百家争鸣的传常也就有了法武之分。

    当二流高手完成了大周的搬运,自身充盈的真气开始温养神念,逐渐温养出庞大的精神力后。因为已经成型的战斗体系,已经习惯的战斗风格,让他们再去转修术法,显然是不可能的。于是在无数前辈高饶努力下,终于确立下了全新的力量体系,武道意志。

    也正是武道意志的确立,才算正式法武分家,各成一系,再没了瓜葛。

    同样都是神念的力量,法武两家走向了完全不同的方向。术法一脉以神念为引,辅以法器,手印,等,招引地元气,形成术法。讲究的是一个四两拨千斤,引地之力,发挥十倍百倍于实力的威力。

    而武道一脉却求助于内,把神念与真气结合,在真气外放的基础上,精神干涉现世,进一步强化了真气的杀伤力。虽不如术法威力大,但却胜在激发迅捷,威力凝练,发展出了以真气招式为核心的一套完整体系。

    没有武道意志注入的招式,是没有灵魂的。黄烁之所以觉得林氏父子弱,就是因为他们初涉武道意志,还未完全领悟先祖在招式中蕴含的魂。

    被他的战意一冲,本就脆弱的武道意志被击散,完全没发挥出一个二流高手应有的水准。

    黄烁的战意,发自灵魂,是意境的雏形。从本质上要高于武道意志,双方都是初学乍练,菜鸟互啄。黄烁自然可以凭借战意的本质优势,压倒对手的武道意志。

    但郑祥这位厂公显然不是那等菜鸟,在绝对的数量面前,一点质量上的优势又何足挂齿。

    郑祥见黄烁如此爆发,还是出手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心中也是气急。不再留手了,一轮烈阳的虚影在背后升起,金黄色的阳光投射入刀芒内。烈日一般的一刀,携带着无量的光和热,笼罩了黄烁。

    相比而言,黄烁枪头那点苍炎,不过如同一点惨淡星光罢了。

    无尽的金光冲来,什么长枪,苍炎,瞬间化为铁水,散落一地。

    白虎神铠稍稍坚持了一下,这段时间积累起来的近两千能量瞬间倾泻而出,也不过给黄烁争取了一秒钟的空挡。

    已经六级的愿体,在这道刀光之下,纵然金光闪动,也无力阻挡。

    皮开,肉绽。黄烁几乎瞬间就被烤成了一具焦尸。

    但就在一瞬间,一个拇指大的黑洞突兀的出现在了黄烁身前。黑洞不大,但却吸力惊人,瞬间把刀芒吸纳一空。

    一个满面笑容的俊秀少年不知何时站在了黄烁身后。

    郑祥收刀而立,面色肃然。

    “魔场?可是魔宫传人?原来他背后的人是你们,真是阴魂不散。”

    “呵呵,好恐怖的刀意,孤阳独生,狂霸决绝。早就听闻三宝太监在战场上的英姿,没想到传人也这么出色。听朱棣新建了东厂,违背组训,任由宦官掌权。呵呵,真好,自作孽啊,早晚重蹈前朝覆辙。果然,父亲的预计不错,只要争取时间,自能坐看楼起楼塌。”

    郑祥像被踩到尾巴一样,脸色大变。

    “住嘴,无知儿,我等对今上的忠诚,地可鉴。岂是尔等逆贼有资格三道四的。”

    方拦江无所谓的笑了笑。

    “忠不忠诚无所谓了,本想钓鱼,却没想到网住了你这么个大鱼。太好了,比锦衣卫的可操控度大多了。这位公公,还请借你的人头一用。否则这位老哥可真抗不了太久,那可就不符合我们的利益了。”

    “黄口儿,你...撤!”

    郑祥本还义正言辞,但却了一半,突兀的转身就逃。

    “哎!我都现身了,你觉得还有机会么?”

    冰鉴离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