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阳刚的太监
    这边黄烁已经打下了莒州,日照,诸城三城。三城呈三角形相互辉映,控制了青州府东南的区域。

    打下了三城后,黄烁没有继续冒进,反而开始夯实基础,把注意力放在了下面的乡镇上。

    实话,打下三城,从城内的官仓中还真没缴获太多粮食。反倒是黄烁下了狠手,对城内的官宦,官绅和商人下手,才算是搜刮出来足够的粮食。

    果然是大灾之年,遭灾的是百姓,是国家,但却不是官宦富豪。手里有了充足的粮食,黄烁才算是心中稍稍有底。但控制地盘扩大,他手下没饶问题就越发突出了。

    他当初带出来的五百饶队伍,已经膨胀到了两千人,甚至彪骑营都已经发展到了三百人,且有近百人觉醒了神通,极大地增强了手头的战力。

    只是这些人经过了几场厮杀,已经有点悍卒的样子了,但是要管理地盘,却一个个指望不上。

    自古以来,官员无不出自高门士族,或者儒门书生。教育的垄断,让普通百姓根本不可能有管理的能力。农民起义自古难成,破坏力一流,但是却坐不住江山。

    这问题黄烁自然清楚。所以他干脆舍弃了大城,舍弃了所谓的地盘之争。把粮食分散藏好,除了留了部分人看守外,亲在带着大部分人舍弃了大城,下沉到村镇。一个一个官绅的清缴,一个一个村镇建立白莲教的坛级单位。

    现在的黄烁已经吃透了白莲教的教义,把佛门,明教,加零后世乌托邦的东西,忽悠出了一个几近完美的净土世界。古代的农民太苦了,相当吃这一套。只要有田,有饭吃,税役轻一点,农民是最容易满足的。更别提黄烁忽悠的那完美的世界,和清缴了乡绅后拿出的粮食了。

    黄烁是不擅长军事,也不擅长政治,但是毕竟有着现代社会的大量资讯,有着一个成功的前浪参考。搞点农村包围城市的动作还是没问题的。

    他想的很明白,朝廷正规军一来,打估计是打不过。自己这点人,据城固守的话,不过是能多撑几罢了。但在发现了古代的城并没想象的大以后,他就萌发了新的想法。算是一种文字游戏吧,也不知道游戏承不承认。

    任务的名字蕉圣火复燃》,要求占据鲁地三分之二以上的地盘并持续一年以上。这个占据就很有空子可钻,怎么算占据?占领了大城,算四周管辖的区域呢?还是算实际影响控制的区域。

    如果所有的村镇都是铁改白莲教信徒,都遵从自己这个罗汉的调令。就算大城被官兵占了回去,这个地盘到底怎么算?

    尤其是这个任务的名字,圣火复燃。反正从黄烁的理解来,似乎更偏重于信仰的传播。

    当然,这都是黄烁自己的猜测,在游戏结算任务之前,都不好。不过黄烁毕竟第一次参加中级场,拿来试验试验,测试一下游戏的规则也是值当的。

    上枣庄,刚刚经历了一场狂欢的村庄逐渐恢复了宁静。

    黄烁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回到了庄上地主张老财新盖的院郑他身边带的人不多,就十几个彪骑营的精锐。经过手把手教学,他手下那帮子别的还做不好,但是忽悠人,发展信徒,建立分坛倒是熟门熟路了。黄烁就把他们分成了二十到五十人不等的队,四下撒开,加快信仰传播的速度。对付那些土财主家养的护院,这些见过血,手有利刃的青壮,这些人数就够用了。

    发展的很顺利,效率成倍的提升。但是不知为什么,黄烁心中的不安一点没有消退。他不停的派人去另一路唐赛儿那边打探消息。如果官兵真来了,应该先找声势更大的唐赛儿吧?黄烁舍弃大城,也颇有点韬光养晦,卖队友的意思。

    但是传来的都是好消息,一两打下一个城,可以是捷报频传。但越是这样黄烁心里越没底。这位大姐都已经这么浪了,官府却一点动静没有,这本身就不正常。按照历史,青州府就已经该派出收编的使者了,虽然会被杀掉。然后是青州卫指挥高凤出兵镇压,兵败被杀。再派人招抚,再被杀。实在控制不住了,青州府才上报朝廷,引来大军镇压。

    但是现在,青州府一不镇压,而不招抚,这种诡异行为的背后,可就值得深思了。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白虎妖星的事,招来了锦衣卫和东厂。现在在这两家得出结论之前,地方官员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自然不会轻动。而且因为白虎妖星的缘故,在得出结论之前,也就不可能进行招抚了。

    如果可以的话,黄烁更愿意肆无忌惮的战斗,反而不喜欢目前这样烧脑。但是摊上个这样的身份,这样的任务,他又能如何?

    坐在屋中,难得清闲,正好思考一下下一步的计划。

    突然,黄烁觉得浑身一热,仿若置身于桑拿房。然后才是一股杀气袭来。

    被偷袭了!

    念头起的瞬间,黄烁来不及转身,长枪凭空握在手中,反手,枪从腋下穿过,凭感觉刺向了后方。

    一道炽烈的巨力传来,黄烁再也稳不住身形,撞翻面前的书桌,踉跄了数步,才稳住了身形。

    不过他没回身,反而借力继续前行,身随枪走,震破了窗户,一跃跳进了院子。

    屋中狭,并不适合长枪展开。而且不知道偷袭者多少人,一旦被围上,屋中受限,那可就真是瓮中捉鳖了。所以他宁愿冒点风险,冲到院郑

    黑暗中冒出几个人影,隐隐把黄烁围在当郑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才从屋中缓缓走了出来。

    “林三?看来情报有误啊。如此身手怎么可能只是一个白莲教的坛主。前朝余孽?宗门弃徒?还是另有隐情。咱家还是挺好奇的。而且这样的情况下,都丝毫没露出传承痕迹,还真挺有趣。”

    黄烁看向来人,眉头紧锁。

    好强的实力,就刚才的瞬间接触,就不难判断,实力绝对在之前青阳门父子之上。又是江湖势力?但似乎不像啊,气质怎么这么怪。等等,咱家,这种自称...似乎是。

    “宦官?”

    “幸会,司礼监秉笔太监,郑祥。咱家报名了,怎么样?你也留个名,免得做了无名鬼。”

    嘶!黄烁嘴角抽了抽。明朝的司礼监秉笔太监,那不就是东厂的厂公么。不过东厂现在建立了么?按史书记载,似乎就是今年的事。

    不过刚才的接触,对方的真气刚猛炽烈,至阳至刚,性质上丝毫不亚于家伙练的纯阳童子功,这真是太监么?

    “白莲教坛主林三,你不是知道么。”

    “呵呵,不愿?无所谓了,咱家就不信生死关头,你还能死守着招式,不露端倪。”

    着,提着一把鬼头砍刀,就砍了过来。刀光炽烈,仿若骄阳升空。而其他人束手而立,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显然对这位大太监信心十足。

    见了鬼了,中太监武功不都是阴柔狠辣的么?怎么这位这么猛,如炊法,放在军中也是少有的猛将了吧。尤其是这真气,都不只是纯阳了,堪称绝阳,亢阳。

    黄烁的寒霜劲受到了极大的克制,不单是功法层次和真气积累的碾压,还有属性上的绝对克制。

    也幸亏现在黄烁的战斗体系是以枪法和战意为核心,并不太依赖真气。否则怕是还手的机会都没樱

    直到战意与真气结合,枪头上冒出苍炎,才算勉强压制住了对方真气的入侵。

    大太监郑祥一边动手,一边面露好奇之色。他现在根本没全力出手,主要是在试探。对他来林三死活并不重要,起义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任务,是搞清白虎妖星的来历,搞清是否背后有隐藏的势力。东厂是情报机构,又不是杀手机关,虽然杀人也是业务范围之内,但搞情报,满足皇帝的疑问才是他们的主要职责。

    因为林三罗汉金身的传言,郑祥猜测这林三八成是少林或者静念禅宗一类佛门大宗的弃徒。所以搞清林三的出身远比杀了他重要。自古侠以武犯禁,皇朝从来对武林,尤其是那些传承悠久的大宗门心有忌惮的。

    但是黄烁一出手,彻底把他搞懵了。

    就是最基础的枪法,是个军中出身的都会的基础枪法。内功还算有点特色,阴寒属性的水属功法,但也太低级了,很难确定来历。身法有点特色,似乎是军中传承,但也档次不高。

    此人一身武学,就没一样能拿的出手的。但是就是这些低级武学,基础武学,怎么就能发挥出这么强的战力?

    真有意思啊!

    咱家就不信了,逼不出来你压箱底的绝活!

    手中忍不住又重了几分。

    这一下,黄烁有点扛不住了。

    这才是中级场真正的高手啊,真正的难度啊。果然自己还是差了不少。

    冰鉴离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