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十四章 你不认识我?
    战斗,不过是扬长避短。

    黄烁很清楚,在这中级场,自己的内功真气是必然的短板。这也是他当初没着急补全枪招的原因,他很清楚,即便补全了,真气的问题,也会让那些招式成为摆设。

    真气总量少,怎么办?压缩,聚集,压强公式那是初中知识。所以现在黄烁的整体战斗风格就是一点,想尽一切办法,尽可能的把所有力量汇聚在一枪中,以点破面。这是他目前唯一有机会在中级场混下去的可能。

    顾不得消耗,白虎神铠第一时间浮现在身上。存储的白虎星力开始释放,像一种万能能量一般,全方位的强化着黄烁的实力。肉体力量,真气,甚至战意。因为能量有限,黄烁平时还真没机会测试这个新得的技能。没想到,竟然这么强。

    这让他心中更有底了。

    脚下一环,两环...四环后,黄烁隐隐感觉,似乎是因为白虎神铠的原因,还有余力。虽然没试过,但功法早已铭记于心,断魂五连环!

    体内的真气几乎是像被大功率抽水机抽出去的一样,狂暴的抽离,刮的经脉阵阵刺痛,怕是已经受创了。

    所有的真气被五连环抽取,除了化作狂猛无匹的冲势外,更在战意的影响下,五个光环套上了长枪。

    刺,凝聚一切的刺。

    历史仿若重演,对手也是终极杀招白龙吐息,和刚才几乎一模一样。

    剑气形成的龙卷,裹挟着涛涛水声强压了过来。相比而言,黄烁的枪是那么渺。

    刺不动了!

    长枪刺中剑气龙卷的瞬间,黄烁就感觉到有股连绵不绝,柔韧曲卷的力道,在消耗着这一枪的力量。就连那道似乎很强力的苍炎,都被龙卷中的水汽压制了。

    好强,果然好强。

    差距是明显的,这林旭阳在中级场毕竟也是一门之主,有名有姓的Boss,绝不是黄烁这样的新人有资格单打独斗的。

    但这时候的黄烁哪还有余暇想这么多,他脑中现在就一个字,战。炽烈的战意,早已充斥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力量不够,自己还有什么力量?真气耗干了,对了,还有体力,愿体!炽热的战意涌入金光琉璃愿体郑

    这愿体原本只是众生愿力结合白虎星力形成的,但因为上一场金钟罩的加入,为其建立起了和真气的联系,才算最终定型。可是现在黄烁体内经脉中空空如也,真气消耗一空。

    被战意激活聊金光琉璃愿体,没了真气供应,无疑是无根浮萍。但是已经被战意强制激活了,出于对能量的需求,这门功法被迫顺着某些隐蔽的能量通道,反本溯源,掠夺起了莲台的力量。

    一瓣莲瓣崩碎,积蓄其内的力量被强迫放出,注入了愿体。

    突兀间,肉眼可见,一个血色,泛着金光的狰狞佛像虚影在黄烁体表浮现。与此同时,一股无匹的巨力,从黄烁体内孕育而生。

    力量有了,自己还有什么手段。对了,技巧。

    刺虽然简单实用,善于攻坚。但既然对手想以柔克刚,借助流动撕扯自己的力量,那自己也要动起来。

    手中长枪一拧,长枪剧烈的旋转了起来。

    急剧的旋转,不但抵消了龙卷的撕扯之力,更赋予了长枪强劲的穿透力,像一把电钻一般,一点点钻进了龙卷内。

    差距就是差距,可以弥补,很难抹除。黄烁可以这一枪已经倾尽了自己的所有,但换来的也不过是暂时的势均力担但是刚不持久,越是爆发,越讲究刹那的光华。也许下一刻,力竭的黄烁就会被狂猛的龙卷撕成碎片,结束游戏。

    但是战意高涨的黄烁,完全不在意结局。他现在就是想测试出自己的极限,了解一下自己在中级场究竟是一个什么水准。

    但就在这僵持的时候,黄烁枪中突兀的浮现出两条黑龙,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龙吟。

    怨龙吟,邪兵弑龙枪自带的属性。虽然触发几率20%看起来不低,但是黄烁战斗往往一两招就结束了,还真没触发过。以至于黄烁都快忘了自己的枪还有这个属性。

    这怨龙吟对黄烁丝毫不起作用,连那层血佛虚影都没突破,只带起了层层涟漪。

    但却对林旭阳作用明显,硬是让他意识有了瞬间的模糊,招式凭空出现了一丝不该有的破绽。

    但并未结束,两只黑龙嘶吼完,顺势张嘴一咬,硬生生从对方招式中撕扯下了一块真气,这才隐没回了长枪。

    黄烁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就觉得手中一轻,长枪势如破竹的突入了龙卷内。直到临近林旭阳胸前,对手才反应过来。

    而这个时候,林旭阳做了一个绝对错误的选择。黄烁这一枪看似狂猛,其实也不过是强弩之末了。他只要冷静下来,把招式控制好,黄烁也就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但是他怕了,儿子惨死的景象还历历在目。近在咫尺的长枪彻底击碎了他心底的防线。

    他选择了收招,长剑挡在胸前,同时脚踏身法,急速后撤。

    可那还来得及,断魂五连环下,黄烁的身法速度已经被加速到了一种可怕的程度。虽然冲劲已经在刚才的交手中被消耗的差不多了。但他一退,气机感应之下,黄烁都不需要过大脑,本能的就枪随气机走,再回过神的时候,长枪已经刺入了对手的胸膛。

    又来一次,苍炎猛然爆发,把对手烧成了干尸,裹挟着大量真气反哺回来。这次更明显,一方面刚才真气抽猛了,经脉有些损伤,另一方面这次量确实大,撑的黄烁经脉刺痛,一时很难调动真气。进一步加重了内伤。

    啪啪!鼓掌声再起。

    黄烁回头,那少年两眼放光,仿若看到了什么绝世珍宝一般。

    “好,实在是好。不堪入目的邪兵,不上档次的内功,乱七八糟的护体功,神奇的身法,简单的枪法,恐怖的战意。你真是个有趣的人,颇有当年邪灵的风范。可以认识一下么?我叫方拦江。”

    黄烁杵着枪,全身都是高潮后的虚弱。

    “白莲教,林三。你很危险,我打不过你。想干什么,吧。”

    “啊?哈哈哈,有趣,你真是个有趣的人,不枉我动用千里符赶过来。如果我没看错,你刚才体表浮现的盔甲,是白虎星力凝聚的吧?在这里搞出白虎妖星的就是你了吧?”

    黄烁脸色一变,终于想起了上一场段老的司监。皇朝是有人时刻监视着象的。

    “朝廷的人?看你话不像太监,应该不是东厂。但也没穿飞鱼服,带绣春刀,不是锦衣卫。倒有点像江湖人。”

    “我叫方拦江,你不知道我?你真是白莲教的?也是,一个坛主,地位太低。”

    “怎么?你很有名么?姓方的,我倒是只听过一个叫方夜羽的。”

    “嗯,那是我爹。”

    “你爹?”

    黄烁脸色彻底变了,低头看向方拦江的腰间双戟。

    “那这是三八双戟了?”

    “当然!”

    冰鉴离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