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插不上手的乱局
    牧人六级99%,三天后,黄烁虽然出不了军营,举行不了祭祀仪式,但也凭着对自己一大一小两匹战马的精心照料,顺利冲上去了经验。但也卡在了最后的1%。

    有了枪法经验的黄烁,这回倒不再着急了。有了一次经历,黄烁也有自己的思考。

    七是一个很普通的数,和一般人最息息相关的可能也就是一周七天了。一开始黄烁虽有疑惑,为什么初级场功法的极限是七,但也没深究。

    这段时间为了督促小家伙的学业,他也跟着读了不少道家典籍。慢慢的悟出了一点东西。

    七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说文解字里说,七,阳之正也。在阴阳学说里,七是由阳转阴的分界,所以人死后,七日祭拜,叫做头七。七七四十九日,七次祭拜称为满七。

    在黄烁看来,六级99%应该代表了某种极限,也就是所谓阳的极致。要跨越这道关隘,就要微阴从中衺出也。

    抛开这些玄乎的阴阳学说,在黄烁看来,应该是在某种力量修炼到了极致的情况下,需要引入一种同源而性异的力量,从而使修炼的力量产生升华变异。

    枪法对外是一种杀伐之术,对内则是一种强健体魄的外功。所以正统突破利用真气,也有道理。外功练精,内功练气,同属精气神这一套力量体系的内核,却又性质相异,自然可以相互促进,完成升华。

    可以说精气神这一套理论本身就是一套完善的,平滑的传承体系。而黄烁纯凭外功突破,自然也要外力介入。表面看起来,引入的是意志的力量,其实意志只是钥匙,开启的应该是肉体的某种潜能,也就是所谓的基因锁。正因为这种力量也是发自肉体,和外功同根,才能促进极限的突破。

    这样做的好处自然是有,不过黄烁现在缺乏和其他玩家的对比,一时还感觉不出来。

    有了这样的认知,黄烁也就不担心牧人的升级了。他甚至都大致猜出了牧人升级的关键,应该就是祭祀。其实是游戏的方便打乱了这个职业本该有的进程。黄烁想了一下,如果不是游戏的方便,什么原材料都能买出来。牧人这个职业正常的进程应该是,用数年的时间驯养改善牲畜,培养出一批上佳的祭品。然后在这等级的节点,用一场盛大的祭祀,完成身份和能力的转变。从一个畜牧之人转化为尊贵的祭祀。

    甚至黄烁估计,他之前那种凑合的祭祀,怕都不足以冲破极限。起码也要三牲映星礼这种有档次的祭祀,并用上上档次的祭品才行。看来要出了游戏,才能举行了。

    不过黄烁回忆了一下之前看的材料的价格,不觉牙根发酸。他之前买的都是最便宜的三牲,还只有头。就那一次还要差不多三百积分。要是兑换完整的活三牲,最低级的一千积分都打不住。

    所以,本来对这场游戏兴趣缺缺的黄烁,一时间又燃起了无尽的斗志。难怪段老他们都说,积分什么时候都不够花。这一场不混个两三千的积分打底,貌似就要影响日常修炼了。

    不过...斗志有个屁用。军营依旧还在戒严,严格管控出入。军营都出不去,还能干什么?

    黄烁除非放弃现在的身份,否则只能老老实实待在军营中。但黄烁很清楚,他现在这个上三旗御前侍卫的身份有多重要。之前刺杀雍正,就见识过了皇帝身边的防御。他现在借身份的优势,更是亲自参与了皇城的守卫。深知,吕四娘那样的没遮拦的人物,千古难出几个。没了这个身份,再想接近康熙势必登天。

    而且现在军营的变化,很有可能是小皇帝要对鳌拜下手的前兆,这是段老的分析。自己混在其中,也更有机会尝试着诛杀鳌拜。所以两方面看,自己都只能老老实实待着,等待变化,等待机会。

    唯一的好消息是,可能黄烁之前的猜测真有其事,随着牧人等级到了瓶颈,他再照顾战马的时候,御兽术的经验蹭蹭的涨,涨幅大的有点不正常。他进游戏的时候,御兽术才四级多一些,现在已经六级了,眼瞅着就奔着满级去了。这也让黄烁能稍稍安心的窝在军营内,耐得住心中的急躁。

    他在军营内待的心焦,其实真放他出去,能做的事也很少。这一场游戏考验的核心并不是武勇,而是大局观,布局,计谋,智斗这一类的能力。考验的是各队队长,智囊的处事能力。就黄烁那点不是坑自己,就是坑队友的计划能力,还是老实待着,别给段老裹乱了。

    现在的京城,喜忧参半,朝堂动荡不已。不时就有人不是贬官就是被调离,甚至挨刀的也不少,每日城门处都有一大帮哭哭啼啼的失败者离开了风云际会的京城。其实贬官调离还算好,有些诛三族,其他人等发配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的才是真的惨。当然有人降就有人升,欢声笑语的也不少。

    这都是政治斗争,是在一定规则下的有序而残酷的斗争。小皇帝已经开始着手分化打压鳌拜的势力了。

    相比于小皇帝和其幕僚有序而凶残的手段,军中出身,勇武立世的鳌拜显然并不适应。手下的势力被清理的七零八落。

    要说鳌拜也是个可怜人,他的权势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个就是满洲第一勇士的武勇,在军中有着极高的威望。而更重要的却来自于他对皇太极的忠诚,换来的地位。

    这种用忠诚换来的地位,一旦失去了主子的信任,万丈高楼的根基就已然溃烂了。

    只不过和历史有了出入,现在的鳌拜不再是毫无察觉的妄人,

    起码十几个玩家身份植入在了他身边,不但为他出谋划策,外边更有几十个队友,进行着各种没下限的辅助动作。

    这些玩家也逐渐认清了形式,硬是凭着玩家们的个人实力,提前在大清上演了一出血滴子的戏码。什么监听刺探官员的情报,暗杀绑架威胁,各出奇招。硬是把政治斗争的下限,拉低到了混乱的地步。硬是用这种混乱,打乱了小皇帝的计划。这也是黄烁这几天只能待在军营的原因,他没办到的事,其他玩家合力办到了。

    现在的京城各方官员都陷入了一种恐惧中,玩家们硬是把大清帝都玩成了民风淳朴的哥谭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