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段老的指使
    现在,黄烁反而有点庆幸自己脱离出了双方势力。

    之前段老说过,不同的游戏模式考验的是玩家不同方面的能力。这其实不难理解,生存模式主要就是考验生存能力,既包括逃跑的能力,也包括伪装,甚至战斗力。刺杀模式现在黄烁理解的比较深,考验的是对环境的利用能力和瞬间的爆发力,当然还牵扯很多情报之类的辅助能力。

    寻宝模式主要考验追踪能力,当然也需要战力的支撑。杀戮和防御模式黄烁遇到的少,杀戮还容易理解,就是玩家间的对抗能力,也是主要考验战力的模式。

    而防御模式他之前没遇到过,现在看来,似乎更考验玩家的大局观和布局能力。五种模式都需要战力为根基,但重点考验的方向并不相同。之前段老和黄烁说这些,就是怕少年人争强好胜,不服输。

    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擅长的方向和不擅长的弱点。所以玩家们在有的模式如鱼得水,成绩极好,就会在有的模式难以适应,败的惨不忍睹。段老就是见黄烁走得太顺了,才重点向他强调这些,让他在有些地图失败的时候不至于心灰意冷,过钢易折。

    当然,这也是小队存在的意义,各有擅长和不足的人聚在一起,互补有无,才能在游戏里走的更远。

    以前没遇到,黄烁还没发现。这次有了这场游戏作为参照,他也算有一次机会看清楚自己的能力。

    正是因为看清了自己,黄烁忍不住自嘲的一笑。自己擅长的竟然是匹夫之勇,用句装逼点的话说就是,是个将才而非帅才。放在军队里,就是一个冲锋在前的先锋大将。擅长小范围的战术,一旦上升到战略层面就抓瞎了。

    所以队内沟通后,这场游戏的主导权交给段老了。这位老将军论起战略战术能甩黄烁十条街。而黄烁和小家伙听令行事就行,暂时稳住npc身份,潜伏待动。

    这个要求黄烁是欣然答应了,他现在过的舒心极了。每天按照轮值到皇宫站岗一个时辰,剩下的时间除了军营内强制的操练,绝大部分时间就泡在了马场,鹰场,狗场,鸽坊这些地方。虽然这些变化让那些和他熟悉的士卒有了些疑惑,但还不到怀疑的程度。毕竟身为八旗子弟,学习熟悉这些属于本分。只是觉得这个萨查可能是成熟了,知道上进了。

    黄烁现在在喂两匹马,一匹自然是属于他的叠云,而另一匹也是属于他的,不过是新买的。之前说过,他们这些八旗精锐可不缺钱。黄烁在熟悉了自己的身份后,才逐渐发现了自己的身家。本着不是自己的花着不心疼,用了大半身家从官方马场里买出了一匹小马驹。

    这可是正经的战马坯子,要不是这萨查正经旗人的身份,和叠云确实有些老态了,这种战略物资有钱都买不到。就这买起来都麻烦重重,不但需要上报参领,都统备案,还需要旗主那里备案,足足跑了两天才凑齐手续。

    当然了,一般役马没这么麻烦,骡马市有钱就能买。但这些祖地,蒙古,大宛运来的战马,不但手续麻烦,后续还要时常报备。长成后定制专门的鞍具,马甲还需要不少手续。

    可惜,即便是官方马场的战马,花了这么多钱,依旧没有买到心仪的战马。能被黄烁看上的,一般都是贡品,直接就进了皇宫或者皇家马场,有些会赏赐给有功之臣。

    千挑万选,选了一匹枣红色为主,鬃毛和马尾为黑色的枣红马。取名为红云,也算和叠云一脉相承。

    然后就是花钱如流水的驯养了。军营中有上好的干草料和黑豆,这本不用额外花钱,属于军队的福利。但牧人的配方岂是这些寻常货色可比,黄烁调配的配方叫做五谷三禽方。

    五谷是粳米、小豆、麦、大豆、黄黍,三禽则不是禽肉,而是鸟蛋,三种不同禽类的蛋。配方中虽然说以鹰蛋,燕蛋和鸽蛋为佳,但黄烁实在一时凑不齐,只能退而求此次,用鸡蛋,鸭蛋代替。倒是鸽蛋从鸽坊弄到不难。鹰蛋其实鹰场也有,但是产量太低,黄烁尝试着问了一下,就被赶了出来。差点连训鹰都不让他参加,生怕他偷蛋。

    这一顿饭可比这个时代很多人吃的都好了,花费自然也不低,自然经验在氪金下也是刷刷的涨。

    只是黄烁在军营里躲清闲,外边的玩家们可没消停。

    进游戏的第五天,段老发来消息,找黄烁帮忙。黄烁终于理解了杀戮模式的这个清除异己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自己本以为是双方阵营的玩家相互间争斗,但段老发来的目标却让他倒吸一口冷气。

    感情玩的是攘外必先安内的路子啊。段老想让黄烁帮忙杀的玩家竟然同是鳌拜一方的人,而且还是鳌拜身边相当得信任的一些家臣。

    段老这次的身份其实相当占便宜,是鳌拜府中供奉的大萨满。这萨满类似巫师祭祀,据说有沟通星辰神灵之能。所以很多大事是能左右鳌拜意见的存在。

    现在段老要做的就是,清除鳌拜身边其他能影响他的人物,不管是玩家还是npc。只有这样,才能把变量降到最低,方便他操作。

    但他每日被一群徒子徒孙围着,不方便行动。小家伙就更别说了,即没经验实力,人在大内更出不来。所以这些脏活累活自然就落在了黄烁头上,反正他除了站岗和出操不能缺席外,平时还算自由。

    看着段老发来的八个人名和简单情报,黄烁点开了自己的刺杀清单。好么,清一色三档目标,倒是不耽误自己的积分。也好,虽说这一场自己有点放弃了,指望着段老和小家伙的积分。但预防万一,自己也有点保底积分为好。

    还是打着外出赌博的理由,轻易的就出了军营。身边熟人只是感慨了两句狗改不了吃屎,刚有点进步的样子,就又旧病复发,却也没人怀疑什么。

    王公贵族们住的地方离军营并不远,萨查他们这支队伍保护皇城,一些王爷权贵之类的本也在保护行列,所以离的很近,方便随时出动。

    黄烁先来到一家酒家,按照段老的情报,这是其中一人和队友暗地里聚会,交换情报的地方。毕竟队内通讯是正式团队才有的功能,公司的Bp机也不是寻常玩家能拥有的。所以碰头交流才是常态。

    酒馆内多闲人,本就是市井八卦流传之地,小道消息很丰富。有经验的情报员能从中获取不少有价值的情报。当然黄烁没这能力,也没什么兴趣,他现在只想安心养马。

    但在等到要等的人之前,一个在酒馆内流传的神异故事还是引起了黄烁的注意。

    这个故事叫鬼犬杀人事件。

    据说有家斗狗的狗庄,死的狗太多了,冤魂不散汇聚成了厉鬼。那鬼犬不但杀光了狗庄内的所有人,现在更游荡在城内,每晚必杀人拘魂。据说要杀够一百零八人,才能消了戾气,往生转世。

    嘶!这个事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有点像自己的手笔啊。

    黄烁心中一动,暂时离开了酒馆,找了家药店,配了一副引牲散出来。碾碎成粉,用瓷瓶密封。

    杀人这事,何必自己亲自动手,万一暴露了身份,岂不耽误了养马大业。就是不知道这些所谓鬼犬,能有几分当初那只野猪的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