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五十章 斩断联系
    黄烁神色微惊,滴水不漏的只是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并不答话。主要他还是有疑虑,按理说上三旗出身的萨查,在这清初期绝对的根正苗红,权贵阶级。御前侍卫干几年,外放起码也是上品级的武官。这样的人凭什么和白莲教混在一起,除非是胁迫。

    所以多说多错,黄烁暂时把握不准该有的态度。

    “走吧,进去吧。你的小绿珠还等着你呢。”

    还有人?黄烁任其带路,来到了院子偏角的一间小屋前。那跑堂的推开门,然后就站在门口,示意黄烁进去。

    黄烁艺高人胆大,大步就进了屋内。

    这...?

    屋内的情况大大出乎黄烁的预料,本以为又是白芷仙一类的圣女什么的。没想到女人确实是个女人,只是情况有点诡异。

    这是一个衣着很朴素,就是普通百姓的服饰,甚至还有点破旧。只是宽松破旧的衣服,丝毫掩盖不住女子清纯秀丽的容貌,算不上漂亮,但有种楚楚可怜,惹人心碎的感觉。更重要的是左脚脚踝被一根数米长的链子锁着,把其活动范围局限在了这间屋内。

    密室囚禁play?白莲教挺会玩啊!

    可能是事不关己的原因,黄烁第一反应有点怪异。但马上醒悟过来,这可能就是自己疑惑的地方,萨查勾结白莲教的原因所在了。怎么办?狗血剧怎么演的?

    “绿珠...!”

    黄烁眼神悲伤,双目含泪,仿佛从肺里硬生生挤出了两个字后,就悲伤无语了。动作,表情,情绪,全部在线,把自己看的为数不多的偶像剧的精髓全发挥了出来。

    绿珠明显愣了一下,显然有点不适应这个平时粗野的男人,突然这么感情丰富。

    “萨大哥,你来了。你不该来的,我就是个灾星,会害了你的。”

    黄烁也知道戏有点过了,不过关系不大,毕竟是身份植入,只要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一般的小纰漏,这些npc总能脑补圆回来。只是再说话可就要小心了。

    “他们没为难你吧?”

    黄烁现在只能说些没意义的废话,尽量勾着对方多说,以便他掌握更多的情报。都给囚禁起来了,这个为难可就有很多解释了。

    绿珠眼中含泪,强作坚强。

    “萨大哥,你放心,我也就是不能离开这间屋子而已。虽有不便,但他们还不敢为难我。”

    嗯?话没问题,表情更是楚楚可怜,黄烁这样的钢铁直男,都有些心动了。只是这个心动却有点奇怪,黄烁只觉得突然间眼前七彩光华一闪,有点晃眼。然后莫名间心中战意高昂,竟然有种出手打人的冲动。

    战意?黄烁突然想到自己的新属性中有一条,对精神类术法抗性极大提升。莫非...?

    “绿珠,苦了你了。不过,看着我的眼睛。”

    借着说话的机会,黄烁走前两步来到绿珠身前,突兀的发动了离魂咒。他懒得废话了,如果这绿珠只是普通人,那正好借机了解一下这个白莲教的据点。但是自己战意突起,似乎对方隐秘的使用了精神类术法,会是普通人么?

    从未有过的事情发生了,人的灵魂外层一般会有一层意识和意志作为保护层,修行者更能形成一种类似精神力的神念,严密的保护最核心的灵魂。所以离魂咒正常使用就是一个粗暴的钻头,要么直接钻透保护层,直达灵魂深处。要么就突破不了,使用无效。

    但这一次,随着黄烁眼底莲花虚影浮现,绿珠的额头也浮现出一朵莲花的印记。下一刻,绿珠并不算太强的神念裹挟着灵魂,直接被拽了出来,投入了黄烁眼内。然后顷刻间就被断刃和莲台瓜分殆尽,没给黄烁留下一点痕迹。也不对,莲台四周的七彩光晕浓厚了不少。乱世刚定,白莲教这样的邪教越是乱世,发展的越好,信徒越虔诚。这绿珠神念程度远远不及当初的白芷仙,但是众生愿力却醇厚的多。

    黄烁有点傻眼了,他只是想试探一下,获取点情报。但看着手上扶着的身体还温热,隐隐似乎还有呼吸,但却已经失去了生命迹象的女人。离魂咒什么时候有这么大威力了?这是灭魂咒吧。关键是记忆呢?

    轻轻把手上的尸体放到床上,黄烁轻步来到门口。探手一把从后面捂住了跑堂的嘴,另一只手附上白霜,一掌拍在其后背上。寒霜真气很快冻僵了他的身躯。

    黄烁眼前一亮,很弱啊。

    这人体内一点内力的迹象都没有,倒是肌肉结实有力。应该是那种修炼外功,但没突破极限的。换算成游戏数据就是没学内功,只有基础外功五级上下的样子。

    其实想想也是,之前感觉老遇到那种外功突破极限的npc,感觉很普遍的样子。但细想来,遇到的不是血滴子这样的精锐侍卫,就是关宁铁骑的精锐斥候,有那样的身手也正常。这白莲教的一个小喽啰,这样的实力才正常。

    再用离魂咒,这回倒是没出什么意外,只不过到底是练武之人,精气神充足,破开防御稍稍吃力了些,只抹掉了一天多一点的记忆。

    从他的记忆中,终于搞到了一点有用的情报。首先这里不能完全算是白莲教的据点,白莲教分支众多,这是其中一支弥勒教的分支,或者叫白阳教。

    所谓白阳其实是借了佛门三世佛的说法,青阳是过去燃灯古佛统治时期,红阳是现在释迦摩尼佛的时期,而白阳则是未来佛弥勒佛的时代。各有一套说辞,忽悠百姓。

    不过这些黄烁不关心,他更关心这些人想干什么,想利用自己干什么。这事关他下一步的任务。

    可惜从记忆中看,这些人和他的任务一毛钱关系没有。他们通过女色和精神术法,迷惑了萨查后,为的只不过是通过萨查,想要引诱更多的侍卫。原因只是为了一方面多个保护伞,借助这些旗人和侍卫的身份,减少官面上的麻烦。另一方面更朴实无华,就是敛财。这些旗人一路南下,自己劫掠的,朝廷赏赐的,一个个腰包颇丰。

    黄烁游走在后院,把那些知道自己身份的教徒一个个的灭掉。如果这边对他的任务没有帮助,那在黄烁看来,自己这个侍卫的身份就弥足珍贵了。决不能让这帮人毁了自己的官方身份。

    杀人就要灭迹,可惜大白天的,前院还聚了那么多人,放火这种最简单的方法怕是效果不好。转头看向院中那八只凶狠的大狗,计上心来。

    找到那些人配置狂犬散的地方,用能找到的药材简单调配了一下,上一场立了大功的五火焚脑散再次出场。混入狗庄备来喂狗的生肉中,喂给了八只大狗。松开了拴狗的链子,黄烁轻功一点,悄然翻墙离开了。

    之后找了家人多的酒楼,咋咋乎乎,引人瞩目的吃喝了一场,才醉醺醺的回了军营。

    手法说实话够不上高明,破绽细查之下还是挺多的。但在黄烁看来够了,这里既没满大街的监控,也没无所不在的手机,除非朝廷某些部门知道那是弥勒教的据点,重点排查。否则区区一个狗庄这样下三滥的地方,斗狗发疯伤人这种破事,十有八九也就不了了之了。这是清初,伟大的康熙帝都还是十六岁的少年呢,不是那个粘杆处严密监控下的京城。

    只是彻底斩断了和白莲教的联系,自己的任务到底该如何进展呢?

    本来忧心重重的黄烁,第二天一早被军营的晨鼓惊醒。这才知道是要出早操的,这时候的八旗还未彻底堕落,尤其是他们这些御前侍卫,每日的操练还是很严格的。

    本以为会很辛苦的操练,黄烁却有点乐不思蜀了。

    八旗军操练练什么?作为马背上夺天下的军队,无外乎骑术,弓箭,刀法,枪法,甚至还包括熬鹰和训狗。竟然能骑马,自己竟然还有专配的坐骑,突然间,黄烁觉的任务啊,让段老和小家伙操心就好了。自己拼了这么多场,要不借机休个假,刷刷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