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不速之客
    今天也是奇了,一大早开门,连续两个都不是客户,第三个怎么看也不像是正经的客户。

    一个和黄烁年龄差不多的少年,面如冠玉,目若朗星,帅的仿若ps重度修过图一般。黄烁是一个从来不会嫉妒别人的人,但看到这个少年,没来由的就心中一酸。这玩意儿长的太影响社会和谐了。

    不过也就酸了一下,以黄烁的出身要是妒心太重,真活不到今天。马上转换为宠物店老板的身份,眼神上下扫过。衣着干净整齐,发丝一丝不苟,全身没有一丝褶皱,所有细节修剪的毫无纰漏,强迫症患者。这类人不养宠物,不是客户。

    “你是小黄吧?”

    果然一开口,就惹的黄烁心中不爽。年纪大的叫小黄那是亲切,同龄人这么叫,除非是上下级关系,有种居高临下的傲然。不会又是公司的什么人吧,黄烁对公司的印象直线下滑。

    “是,我姓黄,客人有什么需要的?”

    开门做生意,黄烁还是忍住了不爽,先问清楚状况再说。只是对方接下来的话,把黄烁说的有点懵。

    “不好意思,父亲只提及小黄,我不确定是你的姓,还是代号一类的。黄老板,能不能私下聊几句。”

    说着,眼神扫了一眼肖红裳。

    黄烁心念电转,经常叫自己小黄的,除了小城的街坊,似乎对得上号的只有一个,大叔。

    “你是...玩家?”

    少年点了点头,对暗号一般报出了几个词。

    “中年颓废男,癌症,两周。”

    好嘛,确认了。黄烁点了点头,交代了肖红裳几句,带着少年去了旁边的练武室。

    他俩出了门后,肖红裳面色诡异。

    “好你个孙翎羽,枉费姐姐那么照顾你,不就易了个容么,竟然敢认不出来。不过他怎么会和这个黄老板也有联系?莫非叛徒是他?不应该啊,小羽性子是怪了点,但内心很温柔。嘟嘟,去,听听他们说什么。”

    黄烁带人进了练武室,随手拿起瓶功能饮料递了过去。这也是把小家伙训练的狠了,他家人主动给添置的,各种果汁,功能饮料每日更新,后勤保障相当到位。

    “你是大叔的儿子?也是玩家?”

    黄烁的语气不算好,他是知道大叔为了生存,在游戏里坚持的有多难。他一个外人,都能动了恻隐之心,拉大叔一把。如果是亲儿子,早干什么去了?

    “我先进的游戏,我不知道我爸病了。我在外地上学,突然我妈来电话说他俩要离婚,还是我爸出轨。我当时急急赶回来,都已经动了杀心。我爸我不好动,但是个把情妇,呵呵,算得了什么。”

    “你不会真杀了吧?”

    黄烁皱了皱眉,杀人和草菅人命可是两码事。

    “我当时已经进入中级场了,望气之术又不难,见到我爸第一眼我就看出他灾病缠身。以我们的能力,找到我爸的主治大夫,弄清楚病症难么?癌症罢了,如果没进游戏,我自然帮着他瞒着我妈,不让她伤心。但是在游戏的神奇面前,区区癌症算个屁。”

    “所以你就帮大叔进了游戏?”

    “是的,我没学医,帮不了我爸。而且没有真气,单纯用药,我的同伴也没办法。”

    “那你...你知道大叔在初级场多难么?”

    “谢谢你帮我爸晋级。”

    说着,少年对黄烁深深一躬。

    “我知道,但我没办法。我有我的队伍,我有我的同伴,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和努力,我也要对他们负责啊。我不可能丢下同伴,散功重修去帮我爸。”

    黄烁语塞,他重视亲情,同样也重视友情。相同的选择摆在他面前,他可能也不知道该如何选。

    “好吧,倒不用你来谢。大叔人善,他帮过我,我现在帮他,并没谁欠谁。”

    少年踌躇了一下。

    “额,其实,道谢只是顺便。我想请你帮个忙。”

    “说!”

    事关大叔,黄烁也懒得废话了。少年扭捏了一下,才缓缓道来。

    其实事情简单,大叔这次积分不少,基本可以保证稳稳晋级了。而黄烁他们积累都还差不少,虽有名额,但也要武功练满才能晋级,起码还要几周。所以少年就想让大叔离开黄烁的临时小队,和他组队。他好带着大叔尽快在中级场立足,也尽快根治了身上的病。

    但是大叔不同意,他很珍惜这个队伍,宁愿自己在中级场等着。反正黄烁他们晋级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少年来,主要就是想让黄烁这个事主,帮忙劝劝大叔。毕竟大叔晋级归晋级,病根不除,依旧是个没有战斗力的纯粹大夫。在中级场根本混不下去。

    黄烁一下听出了问题。

    “咦?不对啊,你不是还有队友么?怎么现在有时间照顾大叔了?大叔这样的情况,你们的队伍愿意接纳他?”

    少年脸色一暗。

    “我们的队伍没了,散了,我也终于解脱了。”

    “啧!同伴,负责,看来你们的队伍没你说的那么坚不可摧啊。”

    没想到这话可捅了马蜂窝。

    少年瞬间双目通红,浓郁的杀气散发出来,一股无形的气势压的黄烁连连后退,呼吸都困难。好强,这感觉,竟然比面对大喇嘛都艰难。

    “你懂什么!队长死了,大姐头一心复仇,同伴中有叛徒,队伍不散怎么办?我爸是我最后的牵挂,等帮我爸治好了病。我就去找大姐头,放下这最后的牵挂,往后我的生命中也就只剩下复仇了。”

    这事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逍遥?虹果果?”

    啊?少年愕然,恐怖的气势瞬间消失。

    “我爸和你提过?怎么搞的,让他保密的,被天命的发现,会受牵连的。”

    黄烁摇了摇头。

    “不出意外的话,之前我和你们队长算是邻居,隔壁小区。他的猫嘟嘟之前寄存在我那,是一个叫虹果果的南方女子抱走的。就因为她,我才被云盾安保的人盯上,暴露了玩家身份。”

    “大姐头...这么有缘啊。”

    少年也有点懵了,事也太巧了吧。

    其实黄烁猜到他逍遥的身份并不难,主要就是大叔的情报渠道太恐怖了。连黎夏月她们这些官方势力到现在都没搞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但大叔不但清楚游戏的变化是因为逍遥完成了任务引起的,更知道逍遥队长被天命杀了的事。这要没内部人员透露,才出鬼了。

    原本黄烁只以为可能大叔曾经帮过逍遥的人,或者天命的人,才有这样的渠道。这突然蹦出一个中级场的儿子,再加上之前的话,倒是真不难猜。

    “这样吧,大叔重情义,让他退队确实有点难为他了。你既然现在没队,我这临时小队倒正好还有个名额,你要不...?”

    “你的小队?还是个临时小队...”

    少年一脸嫌弃的踌躇了半天。不过想到之前劝他父亲的艰难,这似乎还真是个办法。

    “那好吧,先说好,我就临时待一段。一旦我爸的病好了,我就离队。我以后要干的事,会连累你们的。”

    “哈哈,不就是天命嘛,死我手里的也有几个了。”

    说着就发过去了邀请入队的信息。

    “你不懂,不是游戏,是现世。战争早已扩散了。”

    “当然是现世,游戏里能叫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