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引爆
    黄烁背靠着一堵高墙,高墙外就是那帮火器营。

    他现在时间有限。那帮血滴子毕竟是擅长追踪的特务机关,不但地形熟悉,更重要的是还知道黄烁的目的地。现在不过是单纯地凭借速度,争取到了一个几分钟的空档。地形再熟也比不了直线最短,更何况还有轻功这样加速的手段。

    黄烁又吃了一颗益气丹,恢复着未满的真气。自打修炼了《寒霜劲》,内力升级成了真气,这种原本效果极好的低级丹药,作用却降低了很多。恢复效果不到原来的一半,不过好在自身的恢复能力却有了很大的提升。即便不是刻意调息恢复,只要不是战斗状态,真气也会缓慢恢复。

    火器营的出现,有点打乱了黄烁的计划。但却也让他有了新的灵感。

    一边用了两分钟回满了真气,一边把新的计划在脑中过了几遍,感觉问题不大了,才一跃上了墙头。

    长枪收回了扳指内,黄烁拿出了两件奇怪的装备。

    一件是一面宽大的方盾,精钢为骨,软木为面,皮革包裹。这是前几天花了30积分打造的,灵感就是上一场那位用大刀的高手。黄烁考虑以后的游戏暗器高手,机关埋伏一类的情况并不罕见。相比于长枪拨打的技巧,无疑一面结实的盾牌操作更简单,容错性也更强。本想全钢打造,可惜那重量就算用上真气也影响速度。虽说能减小体积来减轻重量,但不能全面防护,减少格挡的难度,弄这盾牌又为了什么?不是所有的敌人都不打腿的。

    另一件则算不上装备,是一盏老式的煤油灯。地宫类的地图不算罕见,这是备来照明用的。现世的东西带不进来,本来几块钱的手电就能解决的问题,却逼的黄烁不得不上网查找,用游戏的材料做出这么个煤油灯。甚至烧的都不是煤油,而是一种叫鲛油的油脂。

    黄烁一出现,就引起了士卒们的警觉。

    军队的本职毕竟是战斗,而黄烁手中的大盾已经可以视为武器了。对于战备状态的军队而言,手持武器出现在警戒范围,可没什么警告一说。

    几个外围警戒的士卒不由分说的,抬起手中的鸟枪,就直接激发了。

    黄烁就感觉手中一震,碎皮和木屑纷飞。还好,他这盾牌参考了现世中复合装甲的原理,主要是用来防弓弩的,本也不是能防火器的存在。万幸的是这鸟枪用的铅弹,穿透力有限,和现代化武器还是没的比的。

    不过也撑不了几枪,软木是用自身的破损来化解外力。再来几枪就真打穿了。不过黄烁需要的也就是撑过这第一轮攻击。燧发枪的子弹速度再慢,那也是和现代枪支比,对于黄烁来说也不是能像箭矢一般可以用长枪拦截的。

    脚下发力,断魂一连环,身形极快的冲出了数米。与此同时,更多的真气凝聚于另一只脚,断魂二连环。

    黄烁眼前一花,第一次用出二连环,速度快的已经快要超出他的控制了。黄烁现在深深怀疑,三连环虽然他的真气够用出来,但是他根本驾驭不了。这些正经的功法,果然要是中级场的实力才能发挥。哪怕这些残篇,对于初级场的玩家,用起来和自杀也没什么区别了。

    身后拉出了一串幻影,速度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眼睛的扑捉能力。第二批开枪的就这么被晃了过去,打在了空处。

    这时黄烁已经冲到了这批士卒身前,但却没有发起攻击,而是甩手丢出了手中的油灯。与此同时,轻功激活,一跃而起,从这批士卒头顶一跃而过,中途还踩了两个头借力,穿过了这批火器营的士卒,继续向着白塔寺冲去。

    火器营,有枪有炮有弹,还有一样绝对少不了的,黑火药。

    大白天的,黄烁拿油灯自然不是照明,而是纵火。燧发枪又不是现代枪械,底火都集成在子弹上。这玩意儿连后装填都没发明,是要从枪口倒入火药,再塞入铅弹,才能激发。火药是单独存放的。

    正常情况下,火器营的士卒自然知道火药怕火,保存,运输自有一套安全条例。存放的容器也会专门做防水防火处理。

    但这是马上要开打了,自然要打开容器,给士卒分发火药,难免就有暴露在外的。这原本也算不得漏洞,毕竟火器营的主要功能是远程压制,身处整个队伍的外围,最安全的地方。谁能想到都已经围好了,却有人从外往里闯。

    油灯跌落,破碎。鲛油洒出,被火苗引燃。一团烈焰笼罩了大半箱的火药。

    轰!硝烟滚滚,一声轰鸣。

    不过爆炸需要在密封的环境内,这种敞开的火药也就是个大号的烟花。除了几个站在火药箱边的倒霉蛋,被高温灼伤,衣服被引燃。直接的死伤还真没有。

    但黄烁要的也就是这效果,轰鸣声,飘起十数米的黑烟,要是白塔寺里红花会的人还没警觉,那就真是死了也活该了。

    接下来的走向终于走上了正途,原本平静祥和的白塔寺突然热闹了起来。几十个江湖人破门而出,手拿兵器,向着爆炸浓烟的方向冲了出来。

    黄烁眼前一亮,有聪明人啊。

    一般来说突然被爆炸声惊了,却不知道外界状况的情况下,一般人下意识的选择是向相反的方向撤离。但是被包围的情况下,显然有人预警,引发爆炸的方向才是有接应的方向。

    可惜,黄烁看似拼了命的向里冲,实则越过火器营后,就跳上了房顶,利用轻功的优势,三晃两晃,借助建筑的遮挡,离开了追兵的视线。不但没往里冲,甚至还后撤了一段,卡在了一个还算安全的距离。

    但是里边的战斗已经打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黄烁的存在也就被下意识的忽略掉了。尤其是随后追来的血滴子,刚被炸懵的火器营士卒在这些皇帝近臣趾高气扬的问话下,哪会高效沟通。就说了一句有人往里闯,却没提及黄烁上房,没看清去向的事。

    血滴子以为黄烁要示警,要救人,一厢情愿的就认为已经闯进去了。但这里已经是丰台大营的战场了,他们要是贸然闯入就坏了规矩。真被这帮蛮横的丘八以为是来抢功的,真敢连他们也一锅端了。反正战场上刀箭无眼,死了也白死。

    而且血滴子担心这里的爆炸和提前爆发的战斗惊醒了其他势力,别的他们管不着,但罗教是他们的任务,失败了才是真正要担责任的。各扫门前雪吧,他们就这么撤了。

    这让黄烁有点失望,本还想着利用一下双方沟通不畅的矛盾,看看有什么便宜占。但没想到血滴子这么克制,竟然不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