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明确任务
    “好,我说,大侠,你们红花会的聚集地已经暴露了,怕是很快丰台大营的精兵就杀到了。”

    “就这?”

    黄烁一愣,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这也不怪他,他虽然现在顶了红花会赵仓的身份,但他自己还没完全适应这个身份。如果真是赵仓,听到这个消息绝对是震惊焦急。但对黄烁来说,他一心只想打听和雍正有关的消息,红花会又与他何干?

    不过那衙役却是误会了,以为是消息不够,再不敢有所保留。

    “还有罗教的施术之地,基本也确认了。应该是粘杆处的血滴子和御前侍卫中的高手亲自处理。真的,大侠,我就知道这么多了,饶命啊!,我上有...”

    当他再提及罗教,黄烁突然脑中灵光一闪,隐约抓住了一丝重点。

    “休要废话,你也说了你不过是个跑腿的小角色,这么重要的情报怎么会让你知道。果是鹰犬奸佞之辈,为了活命,谎话张口就来。”

    衙役急了。

    “大侠,我真知道啊。你们红花会一众高手多在白塔寺藏身,罗教则躲在城东张姓富户家中的地下密室。我小舅子是粘杆处的,要不然我也没资格直接受粘杆处调遣。这是我喝酒的时候,听了一耳朵,不过我真的就知道这么多了。”

    黄烁脸上可以挂上了阴森的笑容。

    “罗教?这么说他们的身份你也认出来了?”

    衙役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没,没。”

    “嗯?”

    “饶命啊,刚才的妖法像是地榜十四的龙树菩萨,但太过神秘,通缉册上没有画像,只是猜测,真的只是猜测。”

    “看着我的眼睛!”

    说着,黄烁探头过去,双目中闪烁着荧光。

    “不要啊,妖...”

    话说一半,就两眼呆滞的昏了过去。《离魂咒》,黄烁初学乍练,但是对付这几个只是寻常壮汉的普通人,还是足够了。依次施咒,抹除了他们一段记忆。当然了,毕竟新上手,为了安全,下手狠了点,可能近几天的记忆都没了。但是相比小命,已经好太多了。

    “这里不安全了,先离开再说。”

    黄烁并不清楚粘杆处的效率,但游戏既然说缩圈方式是搜捕,那怕是很快就找上来了。这明显是一种用搜捕挤压活动空间的另类缩圈方式。既然衙役已经上门,说明这个位置已经不安全了。

    四人离开院子,穿街过巷,用了一些小手段确认没人跟踪后,钻进了街边一个茶馆内,要了一间僻静的包间。

    四人坐定,小家伙还浑然没搞清楚状况,拽着自己的小辫子玩的不亦乐乎。而段老和大叔则一副看热闹的表情,盯着黄烁。

    黄烁举手投降。

    “段老,您是前辈,我们可都指望您呢。您这么袖手旁观,不合适吧?”

    段老撵着胡子含笑不语,还是大叔站出来打了个圆场。

    “小黄啊,游戏变化太大,我们那点经验在这种新情况下,怕是不管用了。你年轻,心思活泛,也许更容易破局。这样,你先说,我们给你补充。”

    黄烁又不笨,一开始没察觉,但是这会儿也回过味来了。这是对自己当队长的考验啊,不过也正常,人家几乎把身家性命压给了自己,自己总要证明一下担当的起吧。

    “好吧,那我先说说,您二位帮我补充。”

    黄烁也不客气,倒了杯茶,稍稍理了一下思绪。

    “首先是身份,现在能确定的是,我是红花会的赵仓,段老是罗教的龙树菩萨。大叔和小家伙的不确定,但猜测,大叔是罗教的信徒,小家伙是被掳来的祭品。”

    段老和大叔含笑点头,品着茶等下文。

    黄烁稍稍犹豫了一下,有点不是太确定的说道:

    “我们似乎被刺杀雍正这个近乎不可能的目标唬住了,这个游戏为什么存在我不清楚,但初级场既然是作为中级场的筛选之地,筛选这个目的应该是肯定的。所以我认为游戏难度虽然增大,但还不至于大到无法完成,让玩家比烂。结合我们的身份和刚才得到的一些信息,我的猜测是正确的方向应该是利用我们现有的身份,借助背后的势力,完成刺杀。只是...”

    黄烁为难的看向段老。

    “大叔和小家伙的身份,我有点无法解释。如果猜测成立,大家身份相差这么大,却是有失公平。”

    大叔闻言,神色暗淡,借着喝茶偏过了头去。

    段老哈哈一笑。

    “分析能力还不错,算你过关。他俩其实很简单,身份是和实力挂钩的,这游戏只有广义的公平,却非处处公平。小家伙就是个新人,除了轻功有点长进,实力不值一提,再加上本身的年龄,安排一个孩童也很正常。至于病秧子嘛,游戏的一个隐藏的数值,潜力太低了,也就只配平民身份。要不你以为为什么没人敢带他。你继续说,还有什么想法?”

    “还有个麻烦事,我不知道我俩的关系应该是什么样的。刚才那个衙役的反应,我们俩的身份似乎不该同时出现在那里。他的惊恐更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段老点了点头。

    “你分析的没问题,只是缺乏一些基础常识。红花会虽然是反贼,但在江湖上应属于正道。所以那个衙役才要你这位大侠保他命。而罗教...”

    段老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整理语言。

    “罗教,又称无为教,拜的是无生老母,算是白莲教的一个分支。这些邪教在中级场的地图是经常露面的著名反派。江湖上正邪不两立,所以除非你这个身份还有隐情,更大的可能应该是这个赵仓秉着侠义之心,追查掳掠儿童的事,正好找上门。然后我们就来了,不过这也是猜测,你还是要小心。”

    黄烁想了一下,问出了他最疑惑的问题。

    “段老,现在似乎任务明确了,这似乎是个群雄聚京都,合力斩龙的剧情。玩家们应该是以各种身份混入各方势力,争取补刀的机会。但问题是这些势力有这能力么?现在唯一的参考标准就是罗教这个献祭的术法了,以您的经验看,有没有成功的机会。”

    段老深思片刻。

    “咒杀之法倒确实存在,最著名的莫过于钉头七箭书。这种巫术传自上古巫族,在南蛮域流传较广,最低级的就是降头之术了。血祭的咒杀之术,虽然邪恶,但应该是正统的巫族传承。但是不应该啊,白莲教是净土宗演化来的,算是走歪了的佛门。再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了,毕竟我之前走的又不是术法路子,对这其中的弯弯绕了解也有限。也可能是某些人的个人机遇罢了。不过术法这玩意儿,付出和威力是成正比的,要求越精细繁杂的术法,威力自然越大,很有可能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