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入职测试
    黄烁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这事其实没得选择,别看对方貌似公事公办,给出了选择。但是对于黄烁来说,掌握的信息太少,根本不清楚对方对玩家的真实态度。

    所以一个是和对方成为自己人,再坏也是以后的事。一个却是要在现在这种不对等的情况下,赌对方的态度。对于黄烁的性子来说,以后的事太遥远,重要的永远是活在当下。

    当然也不是完全的形势所迫,也许说是各取所需更合适。

    黄烁也确实有意向,有需要加入某个组织,这是他从上次游戏结束后就开始考虑的。

    游戏难度的提升,开始变的对独行玩家极为不友好。这次的吃鸡纯属偶然,无论是因为小家伙,机缘巧合的落后,避开了最初的消耗。还是那两个还算靠谱的临时队友,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经过了最初的不适,下一场,起码头部的玩家们,绝不会再犯那些低级的错误。到时,一些老牌的,配合默契的团队,必然吊打独行客。所以黄烁也是动了加入某个团队的念头。

    但是团队这种东西,正负两极都很高,配合的好绝对能发挥出极好的效果。但同样,配合不好,那还真心不如单干。所以游戏里哪怕临时团队,组人的时候都是宁缺毋滥,小心至极。

    黄烁毕竟刚进游戏一个半月,参加了六场罢了。他对游戏的认知,对其他玩家的认知,或者说人脉,并不比新手好多少,和他突飞猛进的实力形成了鲜明对比。

    所以对他来说,加入某个玩家组织,加强和玩家间的交流,进而找到合适的团队。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合适的路径。

    但是相比于那些并不了解的玩家组织,一个有着官方背景的组织,虽然不会是最好的选择,但也绝不会是最差的。所以在这个女子露出招揽之意的时候,黄烁其实就已经同意了。多问两句,只是试图讲讲条件,探探对方底限。没想到这女子却似乎对招揽黄烁有点犹豫和勉强,最后反倒成了黄烁有点急迫的加入了。

    不过找工作还要投简历,面试一整套的手续,黄烁想加入也并不轻松。

    女子示意黄烁先关了店门,然后调出游戏界面,加了黄烁好友。

    黄烁还是第一次知道,这游戏能加好友的。不过据女子说,这是中级场才开的功能。初级场在他们这些老玩家嘴里还有一个称呼,新手村。这里的玩家有点像那种免费试玩的账号,很多功能都是被限制的。只有到了中级场,才算一款真正的游戏。

    之所以要先加好友,是为了游戏空间内能找到黄烁。经过解释,黄烁才知道他常去的游戏空间并不是唯一。

    这游戏有中级空间五个,只对中级场的玩家开放。初级空间一百零八个,对初级场玩家开放。但是中级场的玩家花费很少的积分就可以去任意初级空间,初级场的玩家则只能待在属于自己的空间。

    有了好友,女子就能来黄烁的空间,在游戏里见面了。

    两人同时启动游戏,原地消失在了黄烁的店内。

    很快,等在训练场外的黄烁,就看到了一个有些眼熟,但不认识的女子走了过来。

    “别愣着了,易容术而已,中级场必备的基本手艺。我开一场生死斗,验验你的成色,再决定你的待遇。”

    说着,黄烁面前就弹出一道光幕。

    玩家xx向你发起生死斗,请问是否接受。

    (生死斗,对战训练模式最高级,可使用一切手段,死亡惩罚等同游戏死亡。)

    黄烁倒是知道练习场有玩家对战的训练模式,可是一方面他没合适的队友一起,另一方面则是太贵。开启一场就要100积分,快赶上普通玩家一场游戏的收益了。所以他从没用过,没想到对战也分等级,显然这生死斗既然是最高级,怕是价钱也是最高级。这败家娘们!

    一边心疼,一边选了同意。很显然,面试就是战斗了。只是...要看实力,报一遍功法等级不就好了,真是有钱烧的。反正不是自己花钱,黄烁倒也乐得享受一下游戏里的高端服务。

    场景很简单,擂台一般的圆形场地,几乎一点多余的装饰都没有。不过倒不是游戏抠,场景是自选的,只能说明这个女子的审美...有点简约。

    “怎么...”

    黄烁进入擂台后,刚要开口询问具体的测试项目,话就被打断了。那女子二话不说,身形近乎闪烁到了黄烁面前,竖掌如刀,一击手刀就劈了下来。

    黄烁毕竟也是游戏里战斗过数场的人了,警惕性早已远超普通人。更重要的是修炼了《寒霜劲》后,时时出现的清凉感,让他心态越来越平静,逐渐的在压制一些急躁,慌乱一类不理智的心态。面对突变,应对起来更为沉着冷静。

    只是瞬间,就判断出再拿枪来不及了。双手交叉护在脸前,脚下微错,准备在防御的同时后撤,既有利于化解力量,也能拉开距离,拿出武器。

    想法是好的,但在绝对的实力差距下,却也是徒劳的。

    一声闷响,黄烁平地飞了出去。好在桩功还算扎实,脚下紧捣几步,勉强没有倒下。

    站定的黄烁,一头冷汗。倒不是吓的,而是疼的。

    双臂不规则的下垂,小臂在注入了真气的情况下,还是被这势大力沉的一击手刀劈碎臂骨。而且...他才知道,生死斗没有痛觉减弱。

    能只冒汗,而没惨吼出生,除了一点凉意稍稍缓解了疼痛外,主要凭的就是一股狠劲。

    还是那句话,一个孤儿,能顺利上完大学,过上看似普通的生活。其背后要是没点超出常人的努力和狠劲,才不正常。上一场游戏,最后关头的决死一搏,同样是这种深藏体内的狠劲的表现。

    女子稍稍惊喜的挑了挑眉毛,依旧一言不发,又是一模一样的一击手刀劈了下来。

    双臂骨折,再拿枪已是妄想。剧烈的疼痛也彻底刺激出了黄烁的狠劲。不退反进!

    倔强的一耿脖子,用额头迎向了手刀。脚下发力,右腿很不雅的居中上挑,踢了出去。这和招式已经没关系了,完全是小时候打架养成的本能动作。

    不过结果嘛,女子轻松地屈膝顶住了这一脚,一手刀把黄烁打成了一团光。直接打死了。

    数秒后,一团荧光在场地中重新把黄烁组合起来。

    黄烁忍不住重重的喘了几口气。果然是和游戏里死一样,虽然没什么损失,但是却有那么一段时间仿若溺水一般痛苦感,寥做惩罚。

    这时女子看向黄烁的眼光却多了一丝认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