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二十章 变化
    黄烁仔仔细细的把这些字看了好几遍,大致猜出了一些东西。很有可能到了中级场,开了所谓的权限,就能夺取其他玩家储物空间内的东西了。这个猜测让他不寒而栗。

    他一直只是把这当做一场游戏。一个多月来,一周一场,他也参加了六场了。除了两次吃鸡,那四场都没坚持到最后,是死了的。除了第一场还担惊受怕,后来发现死了也就死了,不过是影响排名,影响积分罢了。也就不那么在乎了。噺81祌文全文最快んttps:m.x八1zw

    但是问题来了,这个玩家怎么死的?

    要说病死的,黄烁半信半疑。他现在才不过修炼月余,已经感觉到身体的极大变化。不只是强壮了,力量大了,更重要的是健康了。内功的修习,把身体的机能调节到了一种近乎完美的状态。

    但要真是什么不治之症,像大叔那样,也不是没有可能。黄烁只能希望这就是一个单纯的游戏,同时更加小心的保护自己的个人信息罢了。他毕竟只是个初级场的菜鸟,对这个游戏的认知只是管中窥豹罢了。

    摇了摇头排除这些杂念,他现在面临着非常困难的选择。很明显,要想利益最大化,就留着这枚戒指,等以后进阶了,有了权限再开。

    但他并不知道之前的那个玩家是什么水平,更不知道这储物空间内有什么。而黄烁自己现在却处在最需要启动资源的新手期。所以那个极低几率,让他很有搏一把的冲动。反正是白来的,没有不亏,万一出个什么能用的,也能让自己接下来走得更顺一点。游戏的变化,让现在的黄烁始终有点焦虑。

    开!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经过了复杂的思想斗争,黄烁还是一咬牙同意了分解。

    依旧是黄烁吐槽了多次的,这游戏的朴素作风。选择完了,戒指本身没有任何变化,就是旁边突兀的出现了一截断刃。没有任何光效,也没任何过程,突兀的让人尴尬。

    既然强调了极低概率,黄烁也就做好了血本无归的打算。所以见到出东西了,还是很兴奋的。只不过...出个垃圾也和没出差不多啦。

    这游戏,刚进的时候可以自己选择一种武器,会送一整套相关的基础功法,和一把初始武器。而这把武器,可以强化,可以修改,丢失了能找回,破损了能修复,前提不过是花费积分罢了。首发

    这截断刃明显是武器损坏了,还没来及,或者积分不够,没修理罢了。可惜了,虽说期待功法有点痴心妄想,但是一件残破武器也确实落差有点大。

    黄烁右手拎起断刃,想要判断一下武器的级别,看看有没有修复的价值。没想到手刚触碰到断刃,断刃就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了黄烁体内。

    这情况,怎么有点像拍技能书呢?但是脑子里却没有任何多出来的知识,体内也没感觉有什么力量进入啊?

    真的进体内了么?还是消失了?黄烁有点分不清了。他现在还不能内视,只能完全凭感觉。黄烁有点慌,任谁遇到这么神异的事件,怕也难以保持平静。但是检查了半天,也没看出来有什么异样,只能无奈的听之任之了。没办法,从进了游戏,太多无法理解的事,不想开点,日子真没法过了。

    至于那枚戒指对黄烁来说却再没什么作用了。再开启,光幕只有一句话。

    检测到当前玩家已经绑定,绑定失败。

    看来一人只能有一个,那这枚除了送人似乎没什么用了。不过送人,这游戏到底是送人机缘,还是害人还不一定呢。算了,先留着吧,总不能丢掉吧。

    咦?想到丢掉,再想到自己那枚扳指被臭臭不知从哪里叼来。不会是其他人也这么干过,随手丢了,正好被自家狗捡到吧?见了鬼了,我家附近到底有多少玩家啊!

    随手把那枚戒指丢进桌子内部的夹层,那是一个不大的暗格,藏钱用的。当然不是私房钱,单身狗不配有私房钱的烦恼。主要是开门做生意,要多个心眼,本来是预备来放大钞,零钱放抽屉。这样就算遭贼了,损失也不大。哪成想这两年手机支付发展这么快,自己轻易根本见不到现金,这手准备也算白忙了。

    处理完戒指,黄烁也就不再想刚才的事了。专心照顾起蓝猫嘟嘟了。这么虚弱,都是饿的,只能多餐少食,慢慢恢复了。

    这事对黄烁来说,只不过是个小插曲,一场巧合罢了。他虽然由此引发了一些警觉,更小心的保护自己的隐私。不过还是认为只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不会影响到自己。

    但事情却在向着诡异的方向发展。

    中午回家又从酒吧定了一餐,之所以回家吃,还是心有余悸。店里开门做生意,虽然客户不多,但大落地窗,店内情况街上的人一目了然。这么一份香气四溢,还附近没卖的美食,也是挺扎眼。

    但是刚回店不久,黄烁就敏感的察觉有点不对。街面上多了不少陌生人,而且都是去对面小区的。

    他所在的不过是个市区人口三四十万的五线小城,人员流动性并不大。而且他这店面所在已经是城市边缘了,并不繁华。

    对于一线大城市而言,一条街面上多个千八百的陌生面孔都不显眼。但对于这种小城市,周围街坊邻居就算不认识,也脸熟的情况下,街上多了几十个陌生人,是很扎眼的。

    黄烁在这里开门做生意,也差不多两年了。街面上常出现的人,他自然分得清。

    难道是为了那个死了的玩家?

    黄烁很自然的就想到了这一点,毕竟附近近期唯一的大事,就是死了这么个人。这么多陌生人,没有道理平白聚在这里。

    黄烁强忍好奇,收回视线,老老实实做生意。水太深太浑,都出人命了,他不想被搅进去。

    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黄烁想躲,哪有那么容易。

    突然门铃一响,有人推门而进。

    “欢迎,要点什么?”

    虽然是个陌生人,黄烁有点心里打鼓。但还是标准的做起了生意。

    “你是老板啊?宋阿姨介绍我过来的。”

    来人是个年轻女子,说话声音软软糯糯,似乎是南方口音,但具体是哪里的黄烁听不出来。长的娇小清秀,颇有些江南女子的婉约。似乎不错嘛。

    “啊?你好你好。”

    本来担心是玩家的事,心中忐忑的黄烁,一听宋阿姨,下意识的以为,又是那位负责的居委会大妈给介绍的相亲对象。到嘴边的话,却不知说些什么。

    “嘟嘟在你这里?”

    “啊?”

    问话太跳跃了,黄烁一时完全反应不过来。而那名女子的视线却已错开黄烁,看向了暖气片旁,挤在臭臭身边的蓝猫嘟嘟。

    “我来接走嘟嘟,很感谢你的照顾,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