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十一章 阴招
    正好提到了,黄烁很好奇的问小家伙道:

    “话说你是怎么想的,选了这么一个难练的奇门兵器。”首发

    小家伙很是得意的忽闪着两个大眼,一脸的臭屁。

    “我住二楼,我妈每天八点半就逼我睡觉。明明外边还有人在玩嘛。现在有了这个,我就可以偷偷溜出去玩了。我看电视上,那些忍者,飞贼什么的翻墙用的不就是这个。嘿嘿。”

    黄烁扭过头去,看着一副洋洋得意,奸计得逞的样子,都不可爱了的小家伙。面色有些沉痛的开口道:

    “可是...如果你只是想溜出去,轻功练到二三级,就足矣随意上下二楼了啊。一层楼才多高,撑死三米多。”

    啊?小家伙一脸呆滞。黄烁看他表情有趣,忍不住继续打击道:

    “你虽然八点半就睡了,但你妈肯定睡的没那么早。时不时的肯定要去你房间查看,到时发现房内没人,后果自己想吧。更何况...你这年纪,我怕你父母在你房间装的还有监控设备。”

    “真的假的?”

    小家伙已经彻底怀疑人生了。

    “呵呵,过来人的经验,你爱信不信。就你那点小心思,都是你父母当年玩烂的,和父母耍心眼还不是你这个年龄阅历能办到的。”

    “你们大人真烦,为什么我就不能一夜间就长大...”

    小家伙絮絮叨叨的开始了碎碎念。黄烁会心一笑,不一样的人生,一样的童年烦恼啊。

    闲聊几句,倒是不耽误黄烁继续前行,甚至黄烁还有闲心教导小家伙游戏结束后,该怎么瞒过父母自己学会武功的事情,倒也没有一点教坏小孩的自觉。

    嘴上说着话,黄烁心中却已经逐渐考虑清晰了下一步的行动准则。

    之后的黄烁基本上是见岔道就进,丝毫也不在乎浪费时间。甚至刻意的控制前进的速度,不远不近的卡着坍塌的进度。并借机猎杀那些故意落后,求个苟且的新手,多多少少舔包还有些基础丹药入账。

    黄烁能这样,主要还是由于带了小家伙,让他这一场没了非要吃鸡的执念。俗话说无欲则刚,欲望执念小了,让黄烁更能冷静的分析局面。他这次要求不高,能混入前三十就算成功。得到的积分就足够下一周的修炼需求了。

    正是考虑清楚了得失,黄烁很无耻的选择了一个阴损的战略。其实就是之前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翻版,一场玩的更大的算计。

    冲在前边的,势必要面对更多的机关,陷阱和npc护卫,同时也很容易碰到实力相近的玩家。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所以前面的玩家应该会出现比以往游戏更大的伤亡比。

    但是这种方式也不是没有风险,黄烁完全没能力控制前面有多少人通过逃离点,成功逃出这场游戏。他是在赌,赌这一场诡异的变化,让所有玩家都不适应。赌前边的难度更大,玩家没那么容易通过。

    他之所以敢这么玩,敢这么赌,还是无欲则刚。没了成绩的压力,人就容易浪,骚操作也就频出。

    黄烁拐进岔道后,决不贪心。机关陷阱就尝试着破坏,而有npc守卫和术法陷阱的墓穴扭头就走,绝不再轻易涉险。他很清楚,之前的石狼其实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只是运气好招式克制,才算勉强过关。有此作为比照,他再也不敢招惹术法陷阱了。

    所以看似黄烁拐了不少岔道,收获却极为有限。满共也就一粒玉露丹,一滴祝福油。

    倒是随着临近终点,数条主道开始汇聚。黄烁的垫底屠新战术,收获颇丰,清了九个玩家,舔包积累了十几粒基础丹药。

    但是,该来的总是会来。从一开始的宝物分布,黄烁就猜到这地图不算大。得到地图后更是确定了这个猜测。

    其实秦皇陵是这个游戏经常会出现的一个地图,这样的的初级场只不过是边缘地带的一小部分地图罢了。整个秦皇陵就是一座建在地下的咸阳城,不但有最核心的皇宫,更有内城外城的广大范围。而黄烁他们这一场的地图连外城都不算,只能算是边缘地带。

    当主道走到了尽头,来到了一个极大的空旷墓穴。墓穴很大,起码千平有余,这里也是地图上唯一标注了名称的墓穴。

    匠殉坑。

    修造陵墓的工匠是绝没可能再活着走出去了,陵墓建成的那一刻,也就是降下断龙石,集体殉葬的时刻。这由秦皇最忠诚的士卒负责,容不得工匠们有任何反抗。

    但现在,一些强壮的工匠和那些殉葬的士卒,却成了玩家的噩梦。

    在方士们神秘力量的加持下,化为秦俑驻守在这里,本能的杀戮一切闯入者。

    当黄烁赶到的时候,这里已经化为了混乱的战场。

    一场上限百人的游戏,怕是已经淘汰了近八成。除了个别和黄烁一般刻意落后的,现场还剩下的也就十余人了。三三两两的,明显是组成了临时团队,凭借配合才撑到的现在。

    黄烁赌对了,但对的有点过头了。

    现场玩家只有十余人,但秦俑却有数百之多。虽然外围多是一些手持工具的工匠秦俑,战力有限,即便数量占优,也很难对玩家构成什么威胁。但是层层防御的核心处,却有起码两队,二十多个真正的秦兵战俑,只是没投入战斗,在后方督战罢了。

    而在秦兵战俑身后,一个无形的黑洞,显然就是撤离点了。

    黄烁一脸郁闷,在他印象中这是一款强调玩家对抗的游戏,这次是怎么了?画风突变,成了近乎pve的打怪游戏了。

    但凡有可能,黄烁都不想掺和进这种混战。他虽有擅长群战的枪法,但在初级场,内力的有限极大的制约的久战的可能。噺81祌文全文最快んttps:m.x八1zw

    很明显的,还能坚持的玩家都是信任度较高的临时团队。大家靠着交替掩护和丹药,才能在边缘勉强支撑,想要突进实属妄想。

    而且大家也发现了现在的状况。一场比优的游戏却因为这些秦俑的乱入,变成了一场比烂的的游戏。现在比的已经不是谁能第一个到达撤离点,而是谁能坚持到最后才死。

    黄烁倒是也有临时队伍,可是又能指望背后的小家伙帮自己分摊多少呢?

    按说,其实黄烁给自己定的基本目标已经达成了,看这情况混进前二十名已经稳了。但是已经走到这里了,不争取一下,又怎能平了自己的心意。

    更重要的是,黄烁是一直卡着塌陷的进度前进的。他现在已经没得选了,不进,马上新一轮的塌陷就是必死的效果。进,还有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