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 正文 第四章 心战
    黄烁站定,长枪一抖,甩出朵朵枪花。枪头后的红缨,注入内力后,柔韧似钢丝。抖出枪花,足矣应对大部分的轻型暗器。

    亏的本就精神高度集中,机关弩箭虽然突然,但还不至于手忙脚乱。

    四位玩家这波箭雨虽然都没吃什么亏,但是为了应对弩箭,多少都露出了一些底细。

    黄烁的长枪算是显眼的了。那个带着美队头盔的,用的是一把霸气的开山刀。厚背薄刃,刀身宽厚。以刀为盾,磕开了射向他的几只弩箭。

    带着大圣面具的,武器也和面具呼应,是一杆精钢棒。棍棒同类,但也有区别。齐眉为棍,一般较长,木制为主,兼具韧性与坚固。棒则更为短小,往往附加一些特殊构造增加杀伤。较为有名的是金箍棒,狼牙棒一类武器。

    而让黄烁和另两名玩家侧目的,则是那个脸上画着不知是哪位人物的京剧脸谱的玩家。他挥手几枚钢珠,砸偏了弩箭。

    竟然是位暗器高手!

    在目前这种环境下,暗器高手天然占有优势。他们不但有着更远的攻击距离,而且正常来说,暗器高手都会重点修炼身法和轻功,为的就是战斗时保持一个安全舒服的出手距离。

    但是,优势有时候却也是劣势。

    黄烁和另两位近战玩家眼神交汇,大家心照不宣,突然一变方向,向着京剧脸谱的暗器高手就围了过去。

    不患寡患不均,现场的形式瞬间把暗器高手推到了对立面,遭到了集体的排斥。

    暗器高手见状,也是个果决之人,二话不说掉头就往后边跑。

    这也是阳谋,都是散人,中间平台宝物光球那么大的吸引力,他赌的就是这些玩家不可能没私心,不可能齐心协力。

    果然,随着暗器高手主动后撤,包括黄烁在内的三人,都瞬间停下了追击的脚步。

    尴尬,三人相互看着,一股尴尬的气氛弥散开来。

    大家心知肚明,那个泛着紫光的宝物光球中肯定会有足以影响实力的宝物,但这还不算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里边必然有一份残破的地图,足以指向下一步正确的通道。这是老套路了,老玩家都有经验。

    一边是势在必得的宝物,一边是竞争对手,这就已经够尴尬了。但一旁还躲着一个占据优势的暗器高手,这就让现场的形势更加复杂了。

    都不是新手,不管进游戏前性情如何,绝大部分玩家都在游戏的压力下迅速的成长。虽说并不会真死,但受伤会痛,死亡的感觉也绝不舒服,就像溺水一般痛苦。但凡对力量有所渴望,对胜利有追求,都会努力的跟上游戏的节奏。

    冷静,决断,忍耐,勇气,或多或少都会有所改变提高。

    现在这种复杂的情况,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心理素质和行为准则。

    用刀高手最是果决,几乎没有思考,转身就冲向了中心平台。

    用棒高手稍稍迟疑了一下,也发动轻功,快速的冲向中心平台。

    毫无疑问,宝物吸引人,值得冒险一拼。

    但黄烁却似乎在犹豫,一脸的纠结,似乎进退两难。张嘴想喊两人,却没发出声音。他自己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大家萍水相逢,本就是竞争关系。之前共同御敌根本都算不得战友之谊,虽多不过是与狼共舞。

    两人也发现了黄烁的迟疑,眼神中闪过一丝鄙夷。这个游戏生死往往一线间,一个没有决断力的人,在这里走不长。倒是那个暗器高手,退的这么决绝,是个人物啊!

    终于,黄烁似乎想通了,提起长枪,也向中心平台赶去。不过这么一迟疑,落后了好几步,原本第一个出来的那点微弱优势彻底葬送了。目测起码落后了三四个石柱的距离。

    但黄烁这么一落后,反而让前面的两人各种别扭。

    两人速度差不多,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几乎同时登上中心平台。一场争斗在所难免。而黄烁这落后的几步,却恰好像一个等着鹬蚌相争,好渔翁得利的老练猎手。

    错觉?故意的?还是巧合?

    一丝阴郁划过两人心头,但箭在弦上,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

    这时候,意外却发生了。

    黄烁在跳一个五米左右远的石柱的的时候,因为超出了他轻功准确性的范围,这一跳差了点意思,用力小了,只堪堪跳到了石柱边缘。

    好在黄烁反应还算迅捷,长枪刺出,斜着向下点在石柱上,借了点力,身形一窜,左手终于勉强扒住了石柱边缘。提气用力,狼狈的爬上了石柱。

    但这一下又耽误了不少时间。

    头前两人看在眼里,心中稍安。通过之前的观察,在场几人轻功水平相互间都心中有底。黄烁的轻功明显也就三级的水平,犯这种失误,实属正常。

    这一耽搁,也就够两人分出胜负,抢宝走人了。鹬蚌之争的局面立解。

    但同时,给两个人分出胜负的时间却也极短。往常什么相互观察,虚招试探的流程肯定是没了。两个果决的人都毫不犹豫的第一时间选择了自己威力最大的招式,完全放弃了防御,但求一击毙命,不惜以伤换伤。

    厚背长刀最善劈砍,但是加宽加厚增加的重量,虽然换来了恐怖的威力,却也难免降低了劈砍的速度。武学是相对公平的,有所长则必有所短。一切都需要使用者自身的衡量。

    短棒虽然精钢所制,分量也不轻。但是用棒高手放弃了威力更大的劈字诀,而用了威力相对较小,但速度更快的戳字诀。

    棒的戳和枪的刺类似,但枪有锋锐的枪头增加伤害,刺是最重要的伤敌招式。但棒不但本身短小,且棒头虽有装饰,但和棍类似,都属钝器。这戳字诀对用棒来说,更多的是限制对手近身的一种防御性质的手段。

    但是不得不说,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这戳字诀确实快,长刀才劈到一半,短棒就戳在了对手的胸前。

    用刀高手气运胸前,足下发力。在他看来,硬接这一棒,虽然难免身形后仰,甚至失了平衡。但长刀够长,只要不被击飞,这一刀对方不死也要重伤。

    但是下一瞬,他就脸色大变。

    小说中用棒的高手不算多,大圣这神话人物不说,武侠小说中最知名的也就丐帮的打狗棒了。但其实还有一个只闻其名,未见其貌的棒极为有名。那就是古龙笔下力压小李飞刀的百晓生所著《兵器谱》排名第一的天机棒。

    书中只说此棒千变万化,妙用无妨,可惜却无任何实战的描写。

    这用棒高手可能是从中得到的灵感,对手中短棒进行了改造,棒头内暗藏机关飞针。

    这一戳击中胸口的同时,激活了机关。一枚钢针弹射而出,贯穿胸腔。

    好在用刀高手就算以伤换伤,也没敢用脆弱的心脏直面短棒。但是右胸被击穿一个小孔,伤了肺部,也是极为麻烦的伤势。只能说,万幸这钢针没毒,否则就胜负已分了。

    不过伤痛之下,身形难免走形,原本必杀的一刀,却只在对手左膀划开长长的一道血口。